1. 信源文章网 > 心情文章 >

布衣,布裤,布鞋

布衣,布裤,布鞋

我突然回忆起了自己“布衣、布裤、布鞋”的时代。

  作为一个乡下孩子,小时候,我身上的装裹,大抵都是布衣、布鞋、布裤。布,是东阳土布,这种布的颜色绝大多数都是以青蓝色为主,有柳条形花纹。土布是老母自己织的。老母有一双巧手,不但能够纺纱,而且能够织布。信不信由你,干任何一个事情,工具很重要。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一个厨师,刀,必须快(锋利)。另外,火候必须掌握好。作为一个泥水匠,也必须懂得与时俱进。现在,如果有一个泥水匠,他的随身“法宝”依然只有一把砖刀,一只小泥桶的话,恐怕没有几个人会去请他干活。再比如,一个写手,在如今这样的一个网络时代,如果依然采用钢笔圆珠笔甚至于毛笔写作的话,最最起码,在写作进度上,无法与电脑码字一族相匹敌。那个时候,我的老母为了给家人编织土布衣,家里不但拥有纺车,甚至还有专门的织布机。

  织布大抵都选择在冬闲季节。农忙的时节,必须干农活。尽管,在我的孩提时代,曾经亲眼目睹老母织布,但是,从布机上织好一筒布,我并不清楚到底需要多长时间。唧唧复唧唧,老母当户织!母亲的一双手是如此灵巧,母亲坐在织布机前,双脚有节奏地不停地一上一下地踩,基本上是左脚踩下去的时候,右脚腾空。右脚踩下去的时候,左脚悬空。如此循环往复周而复始。母亲手中的一个梭子,在密密麻麻的线的蛛网当中,不停地穿来穿去,像是一只会飞的小鸟。织布用的梭子两头尖尖,好像是一条小船的模型。尽管,那个时候,乡下人的日子普遍过得贫寒,但是,一到了农历的十月十一月,一般每个家庭都会请了裁缝匠来家里做几天服装。家庭全体成员,一人一年一身新衣服,基本上还是有的。一到大年初一,大人孩子统统换上新衣服,用焕然一新来形容,有过之无不及。一些平日里曾经经常在一起玩的小伙伴,在那个瞬间,甚至会变得彼此陌生,“彼此相见不相识。”我的一个表姐,是个裁缝匠。我小的时候,我们一家人的新衣服,基本上都是这位表姐帮忙加工的。这种土布衣一般都是一做一整套,衣服与裤子的料作一模一样的。俗话说:傻瓜过年看隔壁。乡下人,喜模仿,今天你家请了裁缝匠,好,明天我家马上也请。因此,基本上,一个裁缝匠,到了一个村庄干活,这户两三天,那户三四天,一干就可以干好几个月,甚至于一个冬天。

  我小的时候,穿的衣服,是土布衣。穿的裤子,是土布裤。鞋子,基本上也是土布鞋。毫无疑问,鞋子也是老母亲自做的。做布鞋必须先做好鞋帮、鞋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