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心情文章 >

南老城昏鸦

南老城昏鸦

壬辰年己酉月戊子日酉时,想来你已是在消化,而我却还在归途上挣扎。

  望着万家灯火霓虹闪烁,凄凄漠漠,有些许无奈夹杂着落寞。

  一直不喜苏城夜晚浮躁的光,衣盘门湖畔几盏幽灯,一行石阶粼粼水面,或一人独行,或执子之手足矣。

  月夜降至微凉,莫名总觉有股子淡淡的水意弥漫空气。

  想起儿时上塘后门,偶尔路过的几叶孤舟,流水岁月打磨圆滑的青苔石梯,总是满心的欢喜。

  渐渐长大,老城也在转变,看不到江枫渔火,赏不到月落乌啼,听不到寒山钟响。

  河畔水漂木柴,炉火遛鸟公园便是儿时的老城。

  油布纸伞,粉墙乌瓦,流水假山,便是画里的江南。

  高楼耸立,高架环城灯火阑珊便是现在的姑苏。

  沧海亦或是桑田,这片生我养我最终葬我的土地叫做家。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xinqing/888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