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校园文章 >

那一年的高考

那一年的高考

  距离高中毕业,已经20年,自那年高考后,我再也没回过母校,经过母校的那条路,我总是开着车,一驶而过!

  我希望,高考那年,我就能绝尘而去,潇洒,前程似锦!

  事实上,并没有那么潇洒,前路格外坎坷。

  高考结束后,我大病一场,将三年里没敢生的病,一次爆发了!

  整整一个月,躺在床上,浑浑噩噩,不停的高烧低烧。每天傍晚去诊所挂水,天黑时才慢慢走回家。

  三年来,真的太累了!

  有一天,我因为傍晚睡着了,挂水时间拖到晚饭后才去,回来时夜已经深了,我家所住的单位大院的大铁门已经落了锁,看门的老头也叫不到。虽然是夏天八月,那夜却很冷,我站在路灯下瑟瑟发抖,可能因为生病。当时街上看不到一个人,只有苍白的路灯和灯光下苍白的我。

  听说晚回来的人都是翻过这个大门,进去的,我掂量着能不能实施。

  我思考的过程很长,可是还是没有人来开门。我觉得坐等天亮真是太凄凉,决定还是翻门而入。

  我费了老大的劲儿爬到大铁门的顶上,却不知如何翻越过去,身体笨重不听使唤,颤颤悠悠,骑在空中,进退两难,后悔原就不该爬上来。

  独自身在高空,所依仗的铁门还晃晃荡荡,身不由己,无限恐慌,我这一辈子也不想再试一次。

  那天夜里,我不知道怎么回的家,大概还是鼓足勇气,摇摇摆摆地翻过墙内,漫长得好似又经历了三年。

  第二天才听说,我爸晚上见我不在家,到处找我,怕出了意外,甚至去大院后面的女生厕所。

  他担心我因为高考不如意而自杀。我笑得眼睛里流出泪来,被他感动的,从没有像那次那样感动过我。

  我觉得我以后绝对不会因为失恋自杀,大不了拿着刀将对方杀掉。

  班主任打了我爸办公室里的电话,让我去高四报道,说不收学费,让我赶紧去,再考一次一定比现在录取的学校好。

  那时我大病初愈,根本没有体力和勇气,再经历一次高考。

  我还是去了并非我理想的那所技术学校,然后将高中的经历统统忘掉,绝口不提高考。

  2015年元旦之前,我与任何高中的同学与老师都失去联系!

  高考后,我与所有高中同学失去联系,从此没再提过高中的任何事情。

  总觉得那三年,是背着一座大山度过。

  任何高中的话题都会将我带进背大山的那种情境之中,所以不敢提。

  我用三年,执着地爱上“考大学”这件事。全心全意,爱得痛苦又执着以待。

  正如那句话:高考虐我千万遍,我待高考如初恋。

  我没有朋友幸存下来,因为我所认识的人,我们共同爱上“考大学”,我们有同一个恋人,曾经是情敌。

  因为高中三年里,我一直被这种爱摧残,压抑,后来才知道我很漂亮(这是后话)。

  再后来,我的内心慢慢地起了壳,再也不会那么死心眼地去爱上一件事或一个人。

  像所有经历热恋,然后失恋折磨的人一样,多年以后,我只想说:考大学算个屁呀!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xiaoyuan/785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