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校园文章 >

忆高中

忆高中

  时间匆匆,三年的时光眨眼而过。而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如此的怀念高中生活,怀念高中的他们,他们承载了我高中最美好的回忆。如今各自四散而去但这份感情却永远无法挥去。

  高一

  时光倒流。今天是我进入高中的第一天,带着几分好奇,忐忑的心情慢慢走近所属的班级。大致的扫了一眼,最后目光停留在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上。金阳,我的小学同学,初中校友,高中的兄弟。当我看到他时,心中莫名的兴奋起来,在这全是陌生人的班级中找到一位熟悉的人心情真是瞬间高了八度,非常的愉快。我轻轻的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过头,迷茫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瞬间的震惊。哈哈,我想他当时也没有想到我会和他同班。我向他挥挥手,叫了声金阳。经过短暂的失神后,他笑了笑道:

  “你怎么在这?”

  “我和你同班。”

  “真的?你也在八班?”

  “我也在这个班呢,我都没想到在这能遇见你,啧啧。”

  正当我和金阳两个人聊得正投入时,我的班主任出场了。

  “班里的同学都把自己的信息登记一下”

  我的班主任是个年轻的妇女,她个子不是很高,却很爱打扮自己,至少她每天都会换件新的衣服。我和金阳走到讲桌前登记了自己信息。看着整个信息本上的字,就我和他的最烂,他上我下,我当时就笑道还真是有缘,不仅人有缘字也有缘啊。最后事实和时间证明我能看懂金阳的草书,但他看不懂我的狂书。登记完后他有事就走了,我呢闲的无聊转了转,最后也走了。晚上,躺在床上幻想着未来美好的高中生活,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结果当晚失眠了。

  正式军训的第一天,我早早的起来,没有一丝瞌睡的意味。这大概是我三年中起的最快最早,最期待上学的一天。骑着自行车,伴随着黎明的光辉来到校门口,看着学校的大门,平淡的心早已按捺不住。踏着轻快的步伐来到班中,果然,金阳向我挥了挥手,我走到他的身边坐了下来。不一会儿,班主任走近班里,宣布了几件事。从此我的高中军训生涯开始。之后的几天似乎老天对我们格外的好,不是阴天就是下雨。军训从此就变成了看电影。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大晴天,我又因为腿抽筋请假。同时我也算是全班第一个被老师叫家长的人。因为请假所以就在班里休息,同我一起请假的还有一个男生,两个女生。男生叫杨智博,女生名字忘了。这是我与胖子的第一次见面。胖子为人豪爽,热情,很外向,喜欢交朋友,

  在班里我与他聊得很投机。记得某一次胖子心血来潮想为我表演个扑克类的魔术,结果刚把扑克拿出来,就被经过的老师发现了。这个老师给班主任一说,我悠闲的日子就结束了,同时也见识了班主任发飙的样子。此后我对那位打小报告的老师耿耿于怀,但是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是我以后最尊敬的老师。

  日子一如既往的过着,时间不会因为一个人或者一件事亦或是一个片段而停止不前。军训期间我与金阳的关系越来越好,但是再好的朋友也会有矛盾的时候。因为在一次玩笑中,我触及了金阳的底线导致了他生气。我当时很不理解但是事后也想明白了。朋友是要尊重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与底线,关系再好不代表你有突破朋友底线的权利。尊重是彼此认同的前提。明白了自己的错误,我向他道歉,他接受了。通过这一次,我明白了该如何与朋友相处。同时也真正的将他放在心上。

  正式上课的第一天,大家依旧穿的迷彩服。我与金阳坐在最后,当时的班长是马金,他在台上讲话,只是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旁边的一哥们就嚷嚷了起来。我看了他一眼。俨然一副痞子相,帽子斜斜一戴,满脸痘痘,前面的衣领拉的很开,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他旁边的贼眉鼠眼的,也是很狂的样子。还有一个倒是显的很成熟。他们给我的第一印像就是好笑,再无其他。但是日后他们却是我最好的朋友。

  第一天,基本上所有的老师都见了面。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数学老师。刚上课,没有多余的话语,淡淡的说了声“上课”不等我们的回答便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一节课上,没有多少同学听了她的课。起初我觉得她挺有个性,但是越往后越失望直至麻木。正因为她第一节课没有自我介绍所以直到半个学期后我才知道她的名字。数学老师,一个让我在高中特别憎恶的人。而给我最大意外的就是我的化学老师,赫然就是那个打小报告的老师。当时唯一的念头就是出门没看黄历怎么这么倒霉。但是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后他确实是个好老师,尽职尽责,虽然我的化学成绩一直都是那么低。

  时间如流水,不急不缓的流淌着,高中的生活也有条不紊的过着。高一,我没有感受到他人所说的那种痛苦,那种压抑。依旧如同初中一样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值得一提的是,在高一上半学期金阳与我是同桌,他那时上课很爱打我的胳膊,所以我拥有了一支强壮的右臂。我高中的外号叫烤肠,一个很搞笑的外号。取这个外号不是因为我长的像烤肠,而是当时与我一同回家的同学肚子饿了我给他买了根烤肠就被他送了这样一个外号。之后他在班中一宣传,这个外号就彻底传开了。有时我在想如果时间能倒流我绝对要让他喊坤哥才给他买。高一第一学期的生活在我的浪荡中慢慢走向终点,讽刺的是我连班中的同学都没有认全。

  经过一学期的相识相知,果不其然班里分成一块又一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不同圈子的人或多或少都排斥着他人。表面上和气但是心中是怎样想就不得而知。第二学期我和金阳不再是同桌。我的同桌叫刘凯,他喜欢上网,每周谈论游戏,上网是他必须做的事。记得有一次他用一个烧红的链子烫我的胳膊留下了一个印记,起初我认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想到这个印记却让金阳看到了。他当场就生气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狂暴。当时我愣住了,因为除了阿曾外似乎没有人这么在意过我(当然父母除外)。上课的时候刘凯对我说

  “如果金阳今天动手了我今天保证他走不出校门”

  我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如果你动他,我保证你出不了这个班。”

  这大概是我高中三年说的最狂妄的话语了。结果最后我和同桌的关系越来越冷。但不知何时起,刘凯似乎忘却了以前的不愉快和我的关系一如从前一般但是敏感的我却感觉到这只是一种假象罢了。

  就这样,时间在这种虚虚实实的状况下,慢慢的过着。不过我挺不解的是从金阳的体型来看他怎么看都不像是爱生病的人,但总是隔三差五的来场感冒。我问他为什么感冒,又胖又大,皮糙肉厚的怎么也不因该感冒的。他耸了耸肩: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xiaoyuan/781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