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校园文章 >

合唱“梁祝”的日子

合唱“梁祝”的日子

  一个朋友曾经告诉我,“大学里恋爱的男女就像是一壶架在火炉上烧着的水,等毕业后,有些人会化作水蒸气飞走,有些人还留在水壶里作为水而存在,而化作水蒸气的水和留在水壶里的水再也不会有交集。”我一直不相信,“为什么烧着的水不能一起沸腾、一起或飞走或留下呢?”大四毕业的那一年,我终于明白,朋友的话是对的。

  认识男友是在大一的舞会上,他一个人默默坐在角落里,目光深沉而忧郁,像从另一个世界里走来,冷眼看着我们这个喧嚣吵闹的世界。不知为什么,我立刻被他吸引了,跑上前去邀他跳舞,我们就这样相识了。他叫晓寒,来自北方,沉默寡言,做事严谨,我则是个南方女孩,生性活泼,大大咧咧,同学们都很奇怪,如此强烈的反差怎么也能奏出恋爱的乐曲。可是爱情,有时候没有任何理由。

  转眼到了大四,离别的伤感笼罩着整个校园,到处是不舍,到处是眼泪。我们这个学校是个三流大学,学生毕了业大都是回家乡,想留在大城市简直是天方夜谭,除非家里有关系。在校谈了恋爱的情侣们也大都劳燕分飞,铁了心朝一个城市奔的,几年来学校也只有几例,而且大部分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生活极为艰难。

  短短一个月,寝室已经有两个女孩遭遇“毕业分手”的命运了,我相信我和他的感情一定不会如此脆弱。晓寒以他一贯的沉默对待即将到来的别离,我们依然像往常一样漫步校园,依然会逛逛商场、看看电影,只是彼此谁也不提离别,不提未来。

  终于到了吃散伙饭的日子,离别进入倒计时。酒酣之时,大家又起哄让我和晓寒合唱《梁山伯与祝英台》,晓寒这次没有推辞,很爽快地站了起来。

  “那一日钱塘道上送君归,柳荫之下做大媒,九妹的姻缘你亲口许,求亲我特为上门来……”晓寒把目光转向我。

  我马上接道:“梁兄啊,你道九妹是哪一个,就是小妹祝英台……”

  此时已有很多人不胜酒力,渐渐放纵起来。班长站起来大喊:“大家都把四年中没做完的事情今天做完,不然再也没有机会了。”大厅里顿时嘈杂起来,暗恋了几年的双方开始诉说衷情,曾有隔阂的同学也开始冰释前嫌。最后,哭声连成一片,有低声抽泣的,有互相擦眼泪的,有相对无言的,也有抱头痛哭的。

  正在我眼泪泛滥之时,晓寒悄悄拉着我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说有事情要跟我说。我以为他要送离别礼物,谁知道晓寒却对我说:我们分手吧。我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可是看他的表情,却是出奇的冷静。

  那天晚上我哭得很伤心,同寝室的姐妹都劝我看开一些,因为这是迟早的事情。寝室长说得更恳切:“谈恋爱不是几句甜哥哥蜜姐姐就拉倒的,还有很多现实的问题要去面对,晓寒这么做,其实是对你负责。你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北方那么冷,你这金枝玉叶能承受得了吗?晓寒其实只是不想牵累你。”

  我不明白,难道距离就能阻挡所有的爱情吗?他可以留下来,我也可以追随他去北方,不管面临多少困难。即使暂时两个人不在一个城市,也不能说分手就分手啊。

  我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想要找晓寒说清楚,可他一直没给我机会。后来,晓寒的一个哥们儿告诉我,从大一开始,晓寒就是一定要回家乡的,母亲的坚持让他没有任何别的选择。也直到那天,我才知道晓寒是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孩子,父亲早年就离开了母亲,而今,儿子是母亲惟一的依靠。

  我把去北方的念头告诉父母,家人死活也不同意。在失恋的痛苦和家庭的冷战中,我生病了。晓寒来看我,我本以为可以挽回,但是那天父母和晓寒在客厅里聊了一下午,最后,晓寒一个人走了,甚至没有对我说一句再见。三天后,父母决定送我出国。我想那天下午,父母也是这样告诉晓寒的吧。

  毕业那天是我的生日,在寝室为我庆祝生日的女生们,又唱起了《梁祝》。

  我又想起每一个和晓寒合唱《梁祝》的日子,如今,都已成过眼云烟。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xiaoyuan/778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