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校园文章 >

扬帆起锚的地方

扬帆起锚的地方

  今年是跨出大学校门整二十周年。

  我的母校坐落在遥远的江城武汉,离开以后便没有回去过。九四年刚转业到地方,曾因为对口支援三峡库区移民的工作,去过湖北、四川,坐船返回在武汉换乘大客轮,时间太短,与母校擦肩而过,甚觉遗憾。今年初,有同学倡议聚会,一呼百应,却由于非典将计划打乱了,正自担心故地重游的希望再成泡影,却突然获悉聚会时间定于10月31日——11月2日,喜出望外。于是,目前在江苏、上海的同学紧急联络,8个人于30日晚齐齐集中到我这里来,次日一早驾两部车开心上路。

  秋高气爽、阳光普照,离江苏、过安徽、进湖北,将近9个钟头的长途跋涉,各位始终情绪高昂,越是接近武汉越是兴奋激动,在我分明有“近乡情更怯”的味道。是啊,这里是我人生起步的地方,我们是从这里扬帆驶向辽阔蔚蓝海洋的,虽然只是短短的4年时光,在心中的感觉无异是人生的第二故乡。

  抵达下榻的宾馆,早有先行到达和留校的同学以及原先学员队的队干在恭迎,相互之间情不自禁地拥抱、握手,闪烁的泪花,呵呵,简直无以言表。随即,我们也加入到恭迎的行列。陆续有一张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从那“神奇”的电梯中走出来,于是,胖了瘦了、变了没变、伙计忙啥在哪高就等等话语,不绝于耳。我学的机电专业当年是分成水下(潜艇)和水面两个部分,我在水下,不到20名学员,加上水上的共计60人,这次聚会竟然到了近50位,也是大大出乎意料。大部分都是20年未曾谋面,除了10多位仍然在军营守卫边关,其他已经各自回到故乡,目前工作在不同岗位,静下来细端详,神态、轮廓却都还是旧时的模样。

  晚上聚餐,我注意观察了一下,桌上丰盛的菜肴动得不多,而旁边空酒瓶却真是不少。队长号令大家吼一嗓子,哇噻,只听哦的一声,由低到高的“合唱”顷刻间响彻楼宇,整齐划一到一听便知经过正规训练,那水兵的豪迈与雄风震撼人心。当初在校的时候,我们无数次同声呼喊过,20年后,经历了海上风浪的洗礼和生活波涛的磨练,成熟的外表却掩不去那份激情,或许更加深沉有味道吧。

  聚会的安排非常紧凑,基本没有个人活动的自由和空闲。1日上午参观校园,不知是由于乘车还是20年光阴荏苒、母校变化太大的缘故,我竟好一阵摸不着南北。

  望着碧波荡漾的泳池,想起旱鸭子到水手的转变;看着绿草如茵的操场,想着的是飞跑的青春年华;走进愈加现代化的实验室,重新睁大的是探求知识的目光;气派的教学楼和海味十足的楼前雕塑下,希望和憧憬的是祖国万里海疆;校史陈列室里,在过去与未来之间徜徉,骄人的历史与现在、丰硕的科研成果和领先的技术水平、优秀的师资和风采奕奕的校友,无不让我激动澎湃。是呵,这就是我魂牵梦绕的母校,我为自己当初曾经由于高考分数达到清华交大,而一度后悔选择了军校并撞上了与潜艇打交道,讪笑自己的短视与无知。此刻,唯有自豪和感激充溢胸中,也只有祝愿母校未来更加辉煌可以表达。

  下午,与曾经任教过我们的专家、教授和院系领导以及队干们座谈。在双鬓发白、眼神老花的老师们脸上,依旧写着睿智和慈祥,有些熟悉亲切的面庞却永远地只能在记忆的长河中去探望了。领导讲话,总是热情洋溢的,让人有回家的感觉。而几位年轻不再的队干,那是与我们朝夕相处、亲如手足的兄长,是他们手把手教我们生活自理、自立,教我们军人的作风和毅力的。我情不自禁地向他们举手敬礼,虽然没有领章帽徽,却是标准不含糊的正规军礼。

  同窗之间的交流,只能怪时间的过于仓促短暂,说不完的过去点滴温馨回忆,道不完的别后工作家庭状况。即便轻轻的嗨嗨两声,一切也已尽在不言中。那几个本来的死党,说起当年的趣事佚闻,哈哈,那还了得,好几次我们笑得直不起腰,竟不能将彼此想说的意思表达完整利落,根本早已心领神会。于是,大家一致倡议下次聚会不要再拖那么久,5年一聚!

  依依不舍告别母校和我可爱的第二故乡,由于手头的工作不允许多留,只好与同去的同学们分手,而飞机的时刻不对、火车又绕道太远,所以今天上午我独自乘长途车返程,经过10多个小时颠簸,很晚才回到家中,旅途实在是困倦的,然而,心中难抑的深深激动和开怀,那是足以忽略掉一切疲乏和劳累的。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

  再回首,

  这扬帆起锚的地方,

  依旧芳草萋萋书声朗朗。

  那万顷波涛的大海,

  是神圣祖国的召唤,

  始终呼唤着青春热血的畅想。

  我有幸曾经去远航,

  风华正茂宝贵年华,

  没有伤感与失落,

  只有珍贵记忆和激情不变的荡漾。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xiaoyuan/7692.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