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校园文章 >

毕业了,再说一句“好迷茫”

毕业了,再说一句“好迷茫”

昨晚上抱着最后一大箱的书和衣服,从泰和花园到翔鹭花城,上公交的时候,司机下意识地问了一下:“小哥,有没有炸弹。”我只能无奈地回一句:“别担心,我还年轻,还有未来,不会那么冲动。”
  
  有时候,不假思索的话说出去了,才发现,原来充满了讽刺。“未来”,怎么能轻易相信有未来。东奔西走,忙着投入下一份工作,甚至忽略了很多值得珍惜的感情,停下来,冷静的时候又只剩下空虚。“迷茫”,已经不忍心在用这个词了,就连“谁的青春不迷茫”这种屁话都能盛极一时,可见我们这一代人已经很冷静地把自己的无能归结为迷茫。
  
  有时候,觉得自己生活在夹缝中,在一个转型过渡的社会,在一个既不是太传统也不是太开明的家庭里,大学生被当农民工使,家族长子更是身不由己,拿着农民工的工资还被冠以研发人员的虚名,嘴里默念着“长兄为父”却难以顾全弟弟妹妹何去何从,还得忍受上一代无休止的催婚,无休止的安排。我无力再埋怨,或许正是在这样左右为难,不上不下的大环境里,衍生出我们这样不知道什么叫“顺理成章”,不知道什么叫做“适应和接受”的一代。记得朋友说过一句父辈传下来的话:“我们这一代人活得不明不白,却什么东西都有了,车子,房子,家庭。你们这一代就是活得太明白,所以什么也没有,就算有也来的晚,而且一定不那么痛快”。
  
  致青春中,郑微对陈孝正说:“真可笑啊,你也抽起烟来了!一生真是讽刺,一个人竟然会变成本人曾经最反感的样子!”曾经,我们是一样的单纯而有所向往,慢慢地,很多人变得越来越像他们的父辈,说话的方式,为人的原则,做事的宗旨。然后他们抽着烟对我说:“人总是要变得成熟的。”接着低下头继续说:“你以后便会明白社会就是这样。”我现在还能坚持着说:“我不相信人们说的那些‘长大了就应该这样……’。”我更不知道以后自己对后辈说出“社会就是这样”,那时候会是什么心情。
  
  毕业这段时间,都还来不及伤感就要继续下一份工作,因此我没有给即将离开的同学们留下多少煽情的话。一位知心的朋友说:“真正不舍的人,离开跟没有离开一样,一定还会继续联系。”想起了自己高中时期的几个知己,上大学之后各奔东西,四年时间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在仅有的几次聚会中,我们从没有感到拘束,甚至相对无言也不会尴尬。我想,这便是真正的朋友,知心的朋友静静地坐上几个小时,也是在交流,泛泛之交说上再多话都无法直穿内心。所以,你们应该知道,我并不是不看重这段感情。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xiaoyuan/7632.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