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励志文章 >

我的菜被偷了

我的菜被偷了

我的“菜”被偷了。确切的说,是我的文字被偷了,是今天晚上登录某家文学网才知道的。

  我死死地盯着屏幕,沉默了好久,又气又好笑。我感觉有一只苍蝇,嗡嗡地在屏幕上爬动,我恨不得一把抓住,掐着它的脖子,想让它生不如死。可能,我有点残忍了。

  动西偷了,肯定心情不好。不过,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我以前写的一篇很不起眼的文章,被人盗去,把脑袋砍掉,在同一网站发表了。把两篇文章拿来,对照,几乎一模一样。我想笑,又想哭。笑,是因为我那烂文章,也有人偷。也值得偷?哭是因为仁兄偷的技术也太差了,题目不变,把第一段删了,后面整个克隆。这等于,把脑袋砍掉,只留个躯壳,这不是那我当猴耍吗?我想,你又不是“懒羊羊”,能不能把文章嫁接、处理一下,总不能把别人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稍微修改,就直接哪去享用吧!要知道,文章再不好,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想了又想,费了脑筋的。我想,偷菜的人也给种菜的人留点余地。最起码,你偷了菜,把它加工成半成品,或者更好的东西,也能卖个好价钱。也许,时下克隆成为时尚。据说,人家都能把人克隆,文章克隆岂不是雕虫小技。呵呵,我又一个人在寂寞的干笑,笑容在凝重的空气里僵化。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怎样的尴尬?到底是我抄他的,还是他抄我的。弄不好,我也会背上个欺世盗名的罪名。我说这位仁兄也不给面子,好呆抄的时候,别把脑袋砍掉,这不成了无头鬼,伸冤都没出伸,就是包青天来,也未必能断清楚。我给一个朋友说,我的文章被人克隆了。他揶揄地笑,这又啥稀奇,qq空间别人的文章,优秀的,你还不是转载过来了吗?我说,空间和文学网站不是一回事。网站一般不发转载的文章。你没把性质搞清楚,他不是转载,是偷盗?他斩钉截铁地说,其实都一样,只不过,一个名目张胆的拿,一个鬼鬼祟祟地去偷。再说,到底谁偷谁?还不清楚。他继续笑,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笑里好像藏着把刀子,深深地扎到了我心里,我的心在一点点滴血。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郁闷地走开,真想把门砸个大洞,才解恨。我突然想起,最近,很多人都在玩一种游戏,就是开心农场。大家都在扮演着盗贼的游戏。想必这位仁兄qq农场地荒了,想偷点菜。唉!或许,我今天的菜被人偷了,偷了不要紧,可我这次把尊严丢了,我到哪里去找?郁闷。

  我的一位好友,在一家电信公司上班,闲暇的时候,喜欢玩开心农场,他们上司也玩。他有个不成文的规则,不偷上司的菜,我心里暗自佩服,赞成他的做法,至少我认为,他头脑是清晰的,他比较尊重他的上司。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如果把上司的菜偷了,上司会不高兴的。其实,这仅仅是一个消遣的游戏而已,偷也好,不偷也好,都无妨。这时,我不由得想起,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和我的好兄弟大愚,办了一个文学社,创办了几期期刊,为活跃版面,我们在校团委的支持下,举办了一次有奖征文竞赛。可能受到“有奖”字眼的诱惑,广大学生纷纷投稿,繁多的文章就糊里糊涂的收上来,经过我们编辑部的认真筛选,选出了许多好的作品。但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本人原创的作品。我想,这些作品里肯定不乏有抄袭之作,会抄的人,隐藏的天衣无缝,不会炒的,总会露马脚。狐狸尾巴总要露出来的。在审稿过程中,我们的一位编辑说,我看了一篇文章,写的非常非常好。不过感觉怎么那么耳熟,开始有点懵,后来慢慢想起来了,原来是余秋雨的散文。于是他拿来给我们看,的确是余秋雨的散文。大家都夸,这位仁兄太有才。他也胆子大,竟然把余秋雨的散文拿来给我们投稿,这不是戏弄我们吗?我都有点怀疑,这家伙肯定连作者的名字都没看,就一股脑炒上来了。或者,这家伙也许是个文学的门外汉,他压根就不知道余秋雨是何许人也,就闷头闷脑地去投稿,假如,他因此一举成名,获得了“投名状”,你把余秋雨老师往那搁。当时,我们的文学社长大愚,气得火冒三丈,随手抓起稿件,把它揉碎了,扔进纸篓里。他眼里冒着凶光,狠狠地说,这人太不知廉耻,简直给文学大家抹黑。为了披露此抄袭事件,他还专门在校刊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专门对偷盗者进行了强烈的攻击,在全校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我再想,这位仁兄头脑有点发晕,抄袭之前,也不看看这篇文章,能不能抄,该不该抄。唉,简直悲哀,我估计你给他称几近棉花,他都会那脑袋往上撞。

  QQ农场的游戏,我见大家都在玩,老的,少的,都在偷,偷似乎成了一门艺术。偷的不遮不掩,甚至有些仁兄还用上高科技手段偷菜——外挂。有人在疯狂的偷,就有人疯狂的遭殃。遭了殃,警惕心就会强起来。我听我的同事说,家里有电脑,晚上睡不着,生怕别人把菜偷了,半夜起来收菜。这时,我突然感悟:现在的世道,有像本山大叔一样的人使劲地忽悠,就有范伟一样的人一次次受骗,但总有醒悟的时候。我倒不是怕“菜”被别人偷了,我也不会三更半夜起来收菜,我是希望大家能互相尊总别人的劳动成果,坐享其成最终是没有好结果的。开心农场没有潜规则,可文学创作一定要有潜规则,抄袭别人的文章,就应该追究责任。我们也不否认,我们的作品中,大家都会引用名家名句,也有的模仿名家的写作方法和思路以及写作技巧,或者我们可以吸收他人的长处,结合自己的特色,加以发扬广大。但无论怎样,抄袭,克隆是不可取的,终究要受到社会的谴责。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创作的态度问题,更是一个创作的道德问题。

  文学网站,本来就是一片净土,属于大家的开心农场,需要化很多精力,去经营自己的土地,种草、除草、浇水,培植。尽管偷也许是生存的手段之一,为了不断得升级,获得更多的收获。但是我们都是文学的爱好者,写作之前,先学着去做人,需要清清白白,老老实实,这是我们每个文学爱好者做人的原则。大家都为了同一个梦想,走到一起,共同切磋,互相学习,本来这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不能偷偷摸摸,背地里使坏。不要为了满足一时的虚荣性,头脑一发热,盗窃他人的劳动成果,那样聪明反被聪明误。

  好了,信手涂鸦,写了点不称形的文字,主要提醒大家引以为戒,不要再做这么愚蠢的事情。现在心情也好多了,本来想好好整偷“菜”者一顿,现在那种欲望也慢慢地稍退了。就像大家玩开心农场,即便菜被偷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有必要揪住偷盗者不放。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必要大肆渲染,非要弄的  满城风雨,才肯罢休。就此打住。

  末了,我只想告诉那些偷“菜”的人,老老实实地去经营自己的农场,不要投机取巧,也不要坐享其成。就算偷了,也要好好的给他施肥,培植,让他成为菜中的极品。因此,我觉得,要维系好文学网站这个大农场,不仅仅需要我们的共同努力,还需要社会各界的支持和监督,最为关键的仍然是诚信。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lizhi/885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