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节日文章 >

年味

年味

一、岁末了,守不住的是过往

  年开始了倒计时。

  岁末的这段日子,异常的空荡又异常的懒散。闲在家中,好像一年里的繁忙和琐碎都在睡眠中一睡而过。常常是睁开眼,世界已经又是一天。

  立春了,天忽的又那么寒冷。今年的冬天走得那么的漫长,缓缓行进中,刚刚欲脱去的冬衣,不得不打消念头,重新裹紧那份不舍的温暖。

  兄弟姐妹拖家带口的欢聚一起,几斤白酒下肚,总是东家长西家短的理论一番,然后揪着谁的战绩赞扬一番,或对谁的胆怯指责一通。

  每一年的这个时候,总会拉扯起很多的往事,痛苦的也好,快乐的也好,不由你不提起不回忆不重游当时的情景。

  趁着醉酒,总有人会大声的说:”不要回忆,只管往前走!“那么豪迈,好像世界的所有只是昙花一现,纠结来去,无非折腾的是无辜的心。

  其实,不是吗?

  再强大的力量,又如何能守住自己的那些过往的岁月?

  二、那时候,我还记得

  外面没有春意,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寒气。

  去了菜市场,买了一大堆的蔬菜,左手拎着一大塑料袋,右手也是拎着一大塑料袋,那么大的市场,路面又滑,总要小心穿梭而过。没有那么多的鱼和肉,蔬菜和肉类所占比例惊得吓人。新时代的新年又要过起了旧日时光,只是心态和往年是截然相反。

  记得小时候,最喜欢的岁月就是年的那段光阴。年前盼望,年后守望。对家家在年里飘来的菜香味,我的嘴总会馋得吧唧吧唧的咽着口水。我们那时过年,吃的最多的就是炖上一锅的萝卜猪肉粉条。每到年末,村里总会有人杀上一头猪,分割出来的猪肉一家一家的摊派十斤八斤的。所以,那时过年,最有的吃的肉最奢侈的吃的肉就是猪肉了。虽然锅里的猪肉大都是肥肥的猪肉片子,可在我们的眼里都变成最美味的佳肴,一年的香气全都在那里了。

  如果哪一年,父亲从集市上给我们买来猪头肉或猪头下水,父亲把煮出来的猪头肉拌上凉碟,撒点葱姜沫,滴上点酱油醋。或把萝卜扯成丝状,也滴上醋,撒点香菜碎叶。真的是很精致的很醉人的凉拌菜!

  那个年代,会糊弄吃的父亲,总会变戏法似的拿出几样小菜,大年三十的晚上,和哥喝上几盅。年的气息浓的让人浸在其中,而不愿出来。

  三、如果有一天没有年味了

  我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的巴着过年。

  不是奢望父亲只有在年里才为我增添的一件新衣,也不是想吃上几顿只有在年里才有的大鱼大肉。这些,平常的日子里都有。就像母亲说的,如今生活好了,天天就像过年。是啊,挨饿的年代我没赶上,全被父辈们赶上了。忆苦思甜,和过去相比,他们如今的每一天里都是浓浓的年味。国家繁荣昌盛,小家才会幸福安康!年里,最喜欢听的就是父辈们的怀旧的话题。

  每到大年三十,一家人团聚的时光,几杯酒下肚,公公聊得最多的就是那些旧时光。他吃了哪些苦,受了哪些罪。我们都知道,他聊这些,并不是让小辈们知道过去的那些年熬日子有多难,他只是自己感慨今天的幸福生活,不由得拿过去做了对比。因为这样的话题,只有在年里才有考究的价值。

  虽说心态很老了,对年也没有多少奢望了。只是在送走一年又一年的光阴,亲眼看着它一次又一次跨过年的这道门槛时,不知道是伤感还是不舍,心里总会出现莫名惆怅。

  一生会有多少个这样的年,有多少人经过,又有多少人失去。年,就是一个衡量人生价值的一个分界点。在这里长大、成熟、老去;在这里回味、思虑、畅想。

  都说人生如梦,年就是最梦幻的东西!

  昨天,和儿女们探讨年三十看春晚时预备购什么零食时。儿女们的声音更显老调:“妈,随便买点吧。吃什么啊,没意思。我们都觉得过年没什么味了。”我心陡然怅然若失。

  年,在孩子们的眼里已经没了味道。

  如果有一天,父辈们不在了,年的味道恐怕也随之东去了。如果有一天没有年味了,我们这些人在年里会说些什么话题呢。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jieri/7387.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