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节日文章 >

年的味道

年的味道

年的味道在变淡,唯一不变的,是这份无法割舍的亲情,并且,这份亲情,也会一直延续下去……

  ——题记

  春节假期就这样结束了。假期里,每天忙着的就是拜年了。亲戚朋友,一家接着一家,虽然在假期不能休息,可是,能和父母安安心心的呆上几天,能和亲戚朋友欢聚一下,还是挺开心的。

  现代的生活节奏,生活压力,让人们不得不绷紧神经,忙碌奔波。为了生活,为了工作,有多久没有回家看过父母了?每天下班回到家,累得跟什么似的,哪有精力和朋友再去逛街唱歌?到了周末,有了一点时间,还得收拾收拾家里,洗洗积攒下来的脏衣服。当把这一切做好、整理好,一个周末就过去,也累的不想动了,于是,又宅在家里了。

  春节,是一个团聚的日子,不管是在外漂泊打拼了一年的人们,还是平时忙忙碌碌无暇顾及回家和父母吃吃饭、陪父母聊聊天的人们,都会回家和父母亲人团聚。

  一个远在他乡的朋友常常对我说,很羡慕我和父母在同一城市,而且距离也不远。的确,我离父母家很近,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周末的两天,也会有一天是在父母家。哥哥和父母住在一起。每个周末回家,家里也很热闹。哥哥没结婚之前,都是父母给我们做饭菜。看着父母忙忙碌碌的,也不让我们插手做事,心里真的不是滋味,觉得这么大的人了,没有照顾父母,反而让父母来照顾,我们能做的也只是陪陪父母,闲话一下家常。每次想多陪一下父母,但是,晚上十点左右,父母就会“赶”我回自己的家去,因为第二天又是忙碌的一天,父母怕我起不了床,耽误工作。

  春节了,不用想工作的事,不用担心第二天要早起,可以安安心心的呆在父母身边,陪陪父母了。其实,现在的春节,更多的已经不是在吃的上面了。现在的生活水平,比起我们小时候好了很多,春节吃的和平时吃的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我和哥哥常常对父母说,我们过年不要准备得太多了,差什么我们再买,可是父母依然会准备很多的东西。

  哥哥嫂嫂忙碌着,准备着年夜饭,而我,依然是插不上手的,就洗洗水果,把糖、干果这些摆到果盘里。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和父母说着话。哥哥走过了,说现在的春节越来越没意思了,年味也越来越淡了;好吃的东西不像以前春节才有得吃了;现在吃着这些好吃的也没有以前的那么香了;过年也不像以前热闹了,连以前最喜欢放的鞭炮也因为城市的禁放,放的人越来越少了……

  还真如哥哥说的这样,现在年的味道越来越淡了。是因为我们长大了,不像小时候那么渴望着过年了吗?还是因为现在的生活让我们找不到了过年的感觉?小时候,过年对我们来说,就意味着可以吃到很多平时吃不到的东西,可以放父亲准备的鞭炮、小烟花,还有父母长辈给的压岁钱等等,那些单纯的想法、单纯的喜悦,在逐渐成长中,似乎没有了以前的感觉和味道。

  记忆中春节给我们的喜悦,并不是从年三十晚开始的。只要看到父亲在院子里搭上一个简易的棚子,我们就知道快到春节了,因为这个棚子是为熏制腊肉、香肠准备的。熏腊肉、香肠是贵州年夜饭上必有的菜肴。父母说要过完大年十五,才算过完春节,所以,大家都会准备很多吃的东西。熏肉制品因为放了盐和其它的调料,可以保存很久,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在过年前半个月就会准备好。

  我们家住在郊区的一所大学里,每到寒暑假学生放假回家,学校都很安静。那时,有私家车的人很少,我们到市区都是乘坐学校的公交车,生活上还是有着诸多的不便,再加上过年的时候,学校的菜场是没有什么菜卖的,所以,在年三十之前,就要把过年的东西都准备好。

  从熏制腊肉开始,就会看到父母陆续买很多吃的东西回来。糖果,干果,还有许多过年要请客人吃饭的菜,连父亲在院子里的小鱼池也养上了过年要吃的鱼。那时哥哥和我都小,我们只要可以吃到好吃的就行了,根本不懂父母为什么准备这么多吃的,直到从年三十开始,家里进进出出的客人,才明白,那些吃的并不是都是为我们准备的。

  父亲是独生子,爷爷过世的很早,据母亲说,她和父亲结婚之前爷爷就过世了。爷爷这辈有三兄弟,爷爷是老大。二爷爷一家也住学校,三爷爷家住在本省的其它城市。二爷爷家有三个儿子,三爷爷家有两个儿子,因为整个家族都没有女孩,二爷爷家里,还抱养了一个女孩,是我们这个家族父亲这一辈里唯一的女孩。

  腊月三十是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也是父亲的生日。每年的今天,我们家都很热闹,叔叔的全家,姑母的全家都会在我们家过年三十。为了这个年夜饭,父母可是从腊月二十九就开始做菜了。什么八宝饭、小米鲊、盐菜扣肉、肘子等等比较费时间的菜,都会在这一天准备好。父母还要卤制很多可以下酒的菜,鸡脚、鸡翅、鸡菌、猪脚、肉皮、豆腐等等,而我和哥哥就负责尝味道,这也是我和哥哥最愿意干的事情了。还没到年三十,我们就可以吃到好吃的。记得有一年,哥哥租了整套的《笑傲江湖》的录像带,我和哥哥一边看,一边吃着卤鸡翅、卤鸡脚,那感觉甭提多好了。那一年,父母的卤菜伴着我们看完了整部“笑傲江湖”。

  年三十,当我和哥哥还在熟睡的时候,奶奶、父母已经早早的起来了。奶奶养在院子鸡舍里的大公鸡,今天就是它最后一次打鸣了;父亲养在小鱼池的鱼,也被打捞了起来,晚上就会被做成红红的糟辣鱼了。当我和哥哥睡足起床,父母已经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就等叔叔姑母他们到了后炒菜吃饭。

  中午过后,叔叔和姑母他们就来了,一下子,家里就变得很热闹。我们小孩自然是什么都不做的,我和哥哥,还有堂兄、堂姐、表哥、表姐们就到院子里去放鞭炮。那个时候,可没有过多的钱给我们小孩买大烟花,就是一些小的冲天炮、魔术弹。父亲叔叔们还会把一串串的鞭炮拆成一个个的,让我们放。看着他们男孩子用手拿着这些小鞭炮在手上点燃引线,接近鞭炮的时候再往空中扔出去,鞭炮就在空中爆炸,我和姐姐们也跟着学,可是没有掌握好时间,鞭炮就在我的手里炸响了,痛得我大哭,哥哥们自然被父亲叔叔他们训了,冲着我直扮鬼脸。

  下午四点左右,年夜饭就要开始了。我们吃年夜饭之前,必须让已逝的祖先“先吃”,这是一个简单的祭祀,由家里辈分最高的奶奶主持。奶奶洗手,点上香烛,菜端上桌,摆上碗筷,斟酒,轻声地说着一些让我们家族祖先回家吃饭等等的话。当香烛燃到一半的时候,父亲就去放鞭炮,这就是说祭祀结束了,下面,我们大家就可以开始吃年夜饭了。看着满满一大桌子的菜,我们小孩恨不得都夹进自己的碗里,可是,我们就是眼大胃小,没几下就吃饱了,带上糖果、鞭炮,和邻居的小朋友一起去玩了,留下一桌子的大人们喝酒、吃饭,聊天。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jieri/733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