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节日文章 >

【建军节】军旗,心中永恒的记忆

【建军节】军旗,心中永恒的记忆

  在粤东大埔县,有一个地名叫三河坝,1927年10月1日著名的“八一”南昌起义军三河坝战役就在这里打响。三河坝战役是继南昌起义后的一次重要战役,南昌起义后,为了密切配合周恩来、贺龙、刘伯承、叶挺等主力部队顺利进军潮汕,在朱德和周士第、陈毅等一批革命前辈的部署和指挥下,留守三河坝的起义军将士与国民党右派军展开了浴血奋战。三河坝战役不仅有效地阻击了敌人,掩护了主力在潮汕的作战,而且保存了起义军的有生力量,撒播了革命的火种。我父亲就是这个时候在起义军留落干部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我父亲离开我们22周年了, 在 “八一” 建军节即将到来之际,想起了父亲和我讲述的当年哪些烽火岁月以及有关军旗的故事,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父亲1927年2月在广东省大埔县百侯侯北高小学校当教师,同年10月,南昌起义军贺龙、叶挺的部队在大埔三河坝战役后,向汕头转移,周士第师一千余人由三河坝突围到湖寮,经百侯在侯南步梯学校门前召开军民联欢会,父亲和校长等几位进步教师参加了,会场上军旗迎风招展,周士第在会上讲了话,大家群情激昂,士气高涨,南昌起义的革命精神给父亲等一些教师的思想很大的影响。但后来贺龙叶挺的部队在汕头失利,百侯的大恶霸地主杨竹史带反动乡团要抓我父亲和其他参加联欢会的教师,说他们就是共产党,最后学校被迫停办。父亲逃回老家北坑乡后,在南昌起义军留落干部李友桃、廖鉴通的介绍下加入了共产党,后来入党的人多了,便成立了党支部,父亲被选为北坑乡第一任党支部书记。与此同时,父亲参加了县委和第15团工农革命军(1928年5月更名为工农红军)、赤卫大队组织的高陂暴动和百侯暴动。工农武装的发展壮大和苏维埃政府的成立,使上东区纵横百里红旗飘扬。
  
  后来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反扑和叛徒的告密,我军在一些战斗中遭到了重大损失,有一次我军团部还遭到国民党匪军的袭击。为了总结教训,县委在父亲家乡北坑的老祖屋“通德流芳”(屋名)召开了全县军政干部会议,会议检讨了工作,撤销了原15团工农革命军团长的职务,改选了县委书记,父亲也在这次会议上被任命为区委宣传部长兼区委秘书。父亲说,为了让第15团的军旗高高飘扬,为了让几天的军政会议得以顺利召开,父亲捐献了自家的全部钱粮,还发动乡亲捐款捐粮。
  
  1928年6月,由于敌强我弱,我军的处境十分困难,一天拂晓,部队在转移中,在一座山坡上,敌人冒充红军队伍,他们也打着红旗,好像自己人一样,父亲有所警觉叫大家伏在草丛中不动,对方喊话,“我们是红军,你们是那部分的?”,负责红军财政的廖勒石同志站起来,“我是…,”话音未落,一梭子子弹扫了过来,廖勒石和红军的旗手倒下了,鲜血染红了烈士的衣衫,经过顽强抵抗才将敌人打退。1928年9月,敌人的活动十分猖獗,革命转入低潮,父亲被国民党反动派悬红通缉,县委决定将红军化整为零,暂避敌人锋芒,临走时父亲依依不舍地亲自把那面军旗藏匿在老祖屋“通德流芳”的屋檐下,在追兵追赶之下,父亲和红军李明光团长、李友桃书记撤到福建南靖,又被敌人打散逃到厦门,危急中父亲和李友桃没法冲破敌人封锁线到闽西红军根据地,只好暂时到新加坡和泰国,继续从事我党的工作,直至1939年回国抗日。
  
  解放后,父亲念念不忘那面血染的军旗,由于老祖屋已经多次修缮,藏在屋檐下的军旗已不见踪影。我每次回故乡,父亲都要和我讲述他的革命斗争故事,带我到老祖屋前瞻仰,都要难过地把他找不到当年的军旗的事和我说一遍,我知道军旗在我父亲心中的分量之重,因为火红的军旗是军魂,是军威,是革命者的信念。如今故乡大埔县已被列为广东第一个中央苏区县,2011年,大埔县被评为中国十佳最美小城,客家世界的香格里拉,故乡的老祖屋也成了县里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了纪念三河坝战斗中壮烈牺牲的烈士,解放后,政府在当年战斗过的地方建立了纪念碑,朱德同志在碑上亲笔题字“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周士第同志撰写碑文,碑文上写着“烈士们精神不死,永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近几年,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三河坝战役展览馆和三河坝的中山纪念堂已成为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随着改革开放,家乡变了,变得越来越美。去年国庆,我携妻子和儿孙回故乡扫墓,还专程来到八一南昌起义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前瞻仰,和妻子儿孙一起向烈士纪念碑鞠躬,缅怀革命前辈,我要让儿孙懂得,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一支人民的军队,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军旗是无数的革命先烈用鲜血染成的,我们不能忘记过去。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jieri/7179.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