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大连记

大连记



  其实大连的天就比湖南亮得早,6点时,窗外已是光灿灿的一片。

  3日飞来大连,数数指头也11天了,该去哪呢,前天坐车去了俄罗斯风情一条街,满以为会撞上个把沙皇人,偏是中国人在那俄人的屋里房外摆摊设担的,花花绿绿的东东真炫目,或叫花人眼的,是的,你说有套娃,真的多呢,我的心思不是物色这些固定的可爱套娃,而是要寻找俄人后代们来到这曾被其先人强占过的华人领土而表现出来的形色,可是我不能如意经偿,就算我真的绕这风情步行街转了个大圈也是徒劳,真他妈的大洋鬼子怕了我?后来司机告诉说,这俄人可会享受呢,投资不来,别墅上英国买去了,就是每个夏天占满大连沙滩,白花花的屁股让太阳曝晒,还油光发亮,让人头昏眼乱的。我说,哥们,那时得注意驾车安全哟,别开到沙滩上去了,保险可不好赔的哦。一声东北人的爽朗让大连的黄昏颤动了一下,试想,如果当年这些东北的爷们都这样爽朗刚强,那沙俄早就潜水回家了,岂会有今天这样在他们铁蹄踏过的沙滩悠闲沐浴?

  12日,又去转了一大圈,240米的地下步行街算是长沙的下河街,大连风大,地不大,只能在地下打主意,真还不错,怕冷的与怕死的都往里钻,保暖防空一体化,战争的影子还是隐约的,至少是防范意识形态还在。如果当年已有此防空隧道(我姑且给取个名字),那日军的枪声只是如雨点洒在顶盖上,不会直接与我们同胞的身体接触,要不也会只是个死缓。战争上的几秒钟也许会改变历史的方向。

  13日,香洲大饭店出发,独自一人租个车,由司机介绍大连特色,我说去日本一条街,再去看海。于是路过日本一条街,唯有2至3层外表立体感特强的房子印象,再无日本人居住,听说是政府收回了,中国人住,日本人也不好意思再要回去了,但日本人在大连有好几千,森茂大厦还是日本人建的,可不是平和堂的模式,人家大使馆就在里边,日本人就群住附近,不会怕受中国人欺负吗?难怪我们居住地后也有一条小小日本街,这只是日本人开的酒色财气之所。那灯光一晚不熄,外面的士排对守兔(守鬼子才对)。还过没任何噪音,可能是保暖帘门层次多,不外泄音,不外排暖。不被干扰的有我的眼睛还有我的心,让日本人赚钱,没门,或者用日本人的牌子赚钱,更没门,不过用餐确实去了日本人风格的店,好在是中国人开的,里面常有说“哇哒唏哇”的东洋人而矣,我们赚了他的钱。过日本街后右拐奔老虎滩,以为可见到沙滩,10多分钟后,卡通图案出现了,小朋友去的地方我来了,与长沙海底世界一样,几百尾鱼游游,几个老乌龟逛逛,还有虾兵蟹将一箩筐......我车都没下,掉头奔棒棰岛,沿滨海路,这下肯定有海了,不然怎是滨海呢?曲径通山顶,弯路朝海滨。海鸥翔集,渔船点点,无奈晴不透彻,不可远望,就地拍摄一二,略表到此一游。海是蓝的,还有点翠翠的感觉,似乎整个春天的碧润与温暖全部融在里面了,岸边的小草小树都羡慕而死,枯枯地站在那,眼馋馋地瞪着海,不知那眼角眉梢堆满的是恨还是妒。蓝中泛白的浪花,轻吻着海的胸口,这可是佑大的一个胸膛,其实用宽广最贴切,我们把黄河比做母亲,那这黄海就是奶奶了,你看,有多少浪花儿女子孙在撤娇,有多少礁石儿女子孙在沐浴,有多少海鸟儿女子孙在嬉戏,有多少船只儿女子孙在玩水......一旦哪天奶奶生了气,浪花不见了,变成了汹涌的波涛,礁石动摇了,在奶奶的怀中沉浮,海鸟害怕了,躲闪在岸边的隙缝里,船只不出了,死死抓住奶奶的胳膊肘儿的呼救......顺山而下,辞别黄海,于大连港经过,赶赴市内,在胜利购物广场下车,27.5公里,57元,只收了50元,历时1小时,期间那哥们停车给拍了几张照片的时间,咔嚓了几声,还很觉得有海的味道,海的声音。所以传上来看看、听听,算做纪念,或叫缺憾,让美留给下一次,或者不吝赐行(邀我而来)的你。

  于大连确实感概太多,因为连着海,黄海、渤海,确实显得大,博大了,外面就是日本,就是韩国,这个日本人取的名字也很好的,朴素而大方,简洁而明快,通俗而耐味,实在如东北菜的份量,怎一个“扎实”了得,第一天点的四菜一汤,整得大伙“湘军”束手无策,眼看着大碗的菜,嘴不断地夸:东北哥们客气,大连人们好。此时确实想起南方人的精明与精细来。同时现在大连开发正酣,各路神兵蜂拥而来,我们也不例外,带钱来的是爷们,大连人们与人民都喜欢。

  夜深了,房内灯光如昼,大连白花花的清晨又快来了。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890.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