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一次酒局

一次酒局

  可以这么说吧,我是一个嗜酒的人,凡遇到聚会或是宴席,总得要喝几杯,有时竟能迷酊大醉。

  去年高考后的一天,几位朋友来我家串门,吃过饭后,实在闲得无聊,我便提议说:“去外面山上走走?”他们欣然地答应了。在用碎屑的石子铺成的山路上,我们谈着、笑着,走到一块青石上坐下,突然电话铃响了。我扒开翻盖,是三爸打过来的,他说:“军军,我听说你的同学来着,叫过来到我家坐坐。”“哎,好的,我们这就过来。”他们捡了几块自认为是很稀奇的彩色萤石装在书包背回家。朋友们互相推让着走进三爸的家门,三爸正在电饭煲里炖着鸡肉,桌上摊开几瓶雪花啤酒。见我们走进,赶忙搀住两位朋友的胳膊让坐沙发,我们一起聚在餐桌旁。他说:“等一会儿,鸡肉马上好。我们现在喝几杯!”我扫视了一遍朋友们的脸,就一起举杯干了。之后,朋友们就给三爸敬酒,这使我很高兴,把我的爹爹也当做自己的爹爹一样尊重。但我想不到他们硬是给我敬酒,说什么小东家酒量如海,说什么好兄弟不醉不归。我应酬了一轮,脑袋早已嗡嗡地发昏了。他们又拿出摸牌的游戏,我迟钝得很,输得很惨,一口气喝了五杯。酒劲攻上了头,眼前泛起金花,一阵一阵的酒气从胃里泛到鼻孔,弄得鼻子酸酸的,眼睛湿湿的。我实在顶不住了。三爸搀着我倒在床上,我就昏昏沉沉的迷了过去。不到一小时就醒了,口渴极了,胃里像有一个小火炉在烤,烘干了我体内的水分,我起来走到餐桌旁,拿起杯子咕噜咕噜地喝了一杯水。眼前这才清楚,朋友们也倒在沙发上互相依靠着睡着了。

  三爸坐在另一条沙发上,叫我过去和他坐在一起。他说:“你光顾着喝酒,没有吃东西,现在吃点儿。”我感觉胃里满满的,就回绝了。他又说:“我们爷俩说说心里话。”酒后的我异常健谈,滔滔不绝的和他谈论起来。“你知道现在我们两家的情况,总共才五口人,我们要好好爱护自己,为了自己活着,也为了家里其他人活着。还有你们姊妹三个,要互相团结,互相关心,互相帮助,飘在天上是雪花,凝在地上是坚冰,你们永远都根连着根,叶衬着叶。”他的话题引着我说了很多:“我知道,三爸!小妹比我的命运更苦,很小就没有母亲的关爱,她更需要我们的爱护。我是男子汉,但不顶天立地,我认为我是世界上最怯弱的一个,硬着头皮做人,在大风大浪面前,何尝不是夹着尾巴逃开,把一切事故留给你和老爸承担。去年我妈的丧事,还不是您一手操办的?买棺材,找坟地,还不是你们尽全力做的?我软弱的就像一条蚯蚓,有小妹和大姊在旁边扶着还要倒在草地里。你们的这些恩情我全记在心里,说话办事时让它在我脑海里重演一次。”我看见他擦了一把眼泪,于是转了话题继续说:“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死的终已死了,活的还得活着,我记住你说的话,大姊、小妹和我一定能成为最亲的姊妹。”他拿起酒瓶往我的酒杯里添满了酒,碰了一下,说:“再喝一点!”我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把它喝了。随着,我们爷俩就一杯连一杯地喝着闷酒。

  终是由于我不能完全了解我的长辈,看不清他们的酒杯里含有多少生活的酸楚,只顾着一股脑把自己麻醉而已。其实他们心里苦得很,正是因为像我这样的后人做不出任何让他们张志气的事。他们在我身上寄了很大的希望,而我却用“是世界上最怯弱的一个”给破灭了。我知道,这样抹杀别人的希望是最不仗义最不道德的行为。我静静的忏悔,我的怯弱,为什么总打不破小我的关头。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能做些什么?从根本上还要考虑到我活着的亲人。

  现在,我这张嗜酒的嘴,渐渐离酒杯远了。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83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