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右转九十度的温柔

右转九十度的温柔

  喜欢翻看日记,是在温暖阳光的午后。要一壶清香的茉莉花茶,会下意识的选择一个靠窗的座位,因为她喜欢阳光和眺望。

  在对面有一个空位,感觉好像有人坐在那里似的,她安静的,不说话,在米黄色阳光里翻看加奈新太的《秒速五厘米》,为一段不属于她的故事或微笑或哭泣,风来时掀起垂在双肩的长发……

  惠阳的午后很炎热,不由得想起春城里那间闷热的教室。教室很小,坐了很多人,在仲夏的午后闷热得像《西游记》里妖怪用来蒸大胖和尚的蒸笼。那时坐在她左手边,那段日子,温柔却充满青涩,回忆起来如吃未熟透的柿子,每咬一口,甜与涩都在口中交融。黑色的中山式校服掩不住她婀娜的身材,习惯性的将白色衬衫的衣领往外翻出来,一袭黑色长发用一条红色丝带简单系住,松散的打个蝴蝶结。坐得端端正正,明亮的双眸时常看向远方,倒映出整个世界。时而转身和我相视一笑,举手投足温文尔雅;或是用纤纤细指翻看《秒速五厘米》,用充满乡音的普通话和我讲述原野贵树和筱原明里有缘无爱的故事,我听得认真,看着她的胸口一起一伏,章句抑扬顿挫,每个字都那么认真,就像她是故事的主角,故事里的爱恨情仇生离死别她都经历了,喜悦和悲伤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我们一起为一段不属于我们的故事或悲或喜。故事结束,为她倒杯冰水,卷起舌头模仿一声:“阿哩嘎多!”那段时光如此惬意,经年之后,她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久久挥之不去。

  日记翻到三年前的六月。

  “春风早已送走冬遗留的残枝败叶,世界犹如披上了绿色沙帐,园通山的樱花小道上,我习惯性的走在她的左边,手指轻碰时传来她指尖的温度。淡粉色的蕾丝边上衣,露出清晰可见的锁骨,袖子做得稍微宽大些,腰身紧收,下面是一袭白色长裙,用细腻的针法挑出樱花飘落的图案;一袭长发在头顶盘了个漂亮的髻,斜斜的插一只雕花木簪,双眉修长,小巧的嘴唇不点而赤,轻移小碎步,右手把玩一柄朱木折扇,一颦一笑都如此动人心魄。”

  红色在枝头逃逸,花的影子在风里摇曳,我看尽枝头纷纷扬扬,她看着树下残花似雪,她忽然地抬起头,伸出左手接住飘落的花瓣:“呐!我说,是秒速五厘米欸!”心里忽然一阵恐惧,那时自己似乎预感到了什么。那句话是《秒速五厘米》里筱原明里的台词,然后她和贵树被驶来的列车分隔在了铁轨的两侧,由此也已经暗示了这个悲伤故事的结局。

  三年前的那个午后,我离她只有五厘米,右转90笆撬?奈氯幔?睦锱??暮苊篮茫?袂宸缥亲淼囊煌艉???乙晕?梢允怯涝丁S谑牵?诜绾褪奔涞目障独铮?芏嗄旰螅?o甑乃柯湃圆辛粼谌占巧畲Α?

  我知道她总会离开,她不会是和我携手白头的那个人,只是没有想到她的离开会如此悄无声息,杳无踪迹。在一个寒冬的清晨,草叶上的霜迹还未散尽,只是她从此再也没来,原本我应该为追寻她而义无反顾,无所畏惧,只是我能用哪个苍白的理由来说服自己呢?没有开始的爱也便不会有结束。

  那天的日记是这样写的:“如果秒速五厘米是两个人靠近的速度,那么曾经我离你那么远;如果秒速五厘米是两个人离去的速度,那么曾经我离你那么近。如果有缘,定会再见!”

  几年后,在一次无意的谈话中忽然听说,多年前那个漂亮但有些沉默的女生,竟在列车进站时跳下了站台……

  在那一瞬间心里被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占满了,是什么呢?愤怒?恐惧?惋惜?那个多年前我喜欢和喜欢我的女孩在列车进站时到底看见了什么,以至于要用生命的代价去追寻?

  “右转90埃?俏氯崧穑俊?

  “嗯”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773.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