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读书的儿子

读书的儿子

  儿子今天要放月假,娘从早忙到晚。

  她先是从箱子里拿出手帕包解开,从一叠十元的钱里抽出一张钱来,看看、想想,又抽出一张,再又把那叠钱包好、系好。那叠钱是这个月自己纳绣花鞋垫和丈夫搓草绳变卖的三百元钱,明天要交给儿子带到学校,作一个月生活费的。

  娘拿着二十元钱到鲜肉铺买了猪排骨和筒子骨,医生说过,这东西可以增加钙质,增强智力。再又跑到自家土豆地和藕池里分别挖了些土豆和藕。儿子最爱吃这两样菜。然后,从木楼上铲些花生下来,仔细剥出几斤花生米,把花生米用小麦面粉拌在一起,炸得焦黄喷香。明天,儿子上学把这炸花生米带去下晚自习嚼点,治治饿。

  儿子在县城重点高中读高三,平时不放假,每一个月放假一天。儿子每回回家前,娘总要这样做。

  下午太阳要下山的时候,儿子回了。头发乱糟糟的盖住了耳朵,脸白得泛青,两只眼又陷进去了一些,人明显比上个月回时又瘦了一些。娘心痛地接下儿子肩上背的一个大包。打开后,一股嗖味就往鼻孔里冲,里面一半是要洗的脏衣服,一半是书呀作业的。

  娘倒了一盆洗脸水,让儿子洗把脸后,就把已经煮得烂熟的排骨盛了一碗递给儿子,儿子也不作声,狼吞虎咽起来。儿子吃的速度惊人,娘在转身的当儿,儿子一碗排骨汤已经下肚了。他放下碗,清出书包里的书,就到内屋埋头学写起来。

  父亲收工回来,看到趴在桌上学得入迷的儿子,就轻手轻脚地放下农具,无声无气地走出屋子。娘跟出来,叫父亲去找理发的,上门给儿子理个发。父亲嗯了声,就走了。

  理发的进门后,娘把洗头的肥皂,洗头的水全部准备好,才进屋叫儿子出来理发。儿子出门后,对理发的说:叔叔,简单地理一下,我还有很多作业。理发的嗯着就拿推剪给儿子推了个平头,再给儿子洗头时,洗出一脸盆的黑水。理发的感叹说,你连洗头的时间都没有啊?儿子嗯着,没有答话。理发的就又感叹:如今,世上最苦的事莫过读书啊!

  晚上,娘烧好洗澡水叫做作业的儿子洗个澡再做。儿子嗯着,就是没动。娘就在堂屋里纳绣花鞋垫等着,等到水凉了,再烧热水,又提醒儿子洗澡,儿子还是嗯着,依然没动,娘就再等。快半夜时分,儿子终于抬起了头,放下笔,合上了作业本。

  娘给儿子脱下衣服,给他身上打肥皂时,突然叫起来,你胳膊上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儿子没有作声。在院子里搓草绳的父亲,听到娘的惊叫,也慌慌地进了屋,逼问儿子说:明天我跟你到学校,要搞个清楚明白。

  看着激动的娘和父亲,儿子终于说:晚上睡晚了,白天上课爱瞌睡,我只有用手掐自己,才能保证不走神。

  娘和父亲不再作声了,双亲眼里布满了泪花。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75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