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一盘剩饺

一盘剩饺

  12岁那年,我不幸患病,母亲坚持带我去北京求医,庞大的花销让我们这个本来就很清贫的家庭实在不堪重负。为了节约开支,母亲斤斤计较地盘算着每一分钱,力争做到俭省再俭省。我是病人,需要增加营养,于是母亲总要计划着给我买最可口和新鲜的食物,而她却偷偷瞒着我吃咸菜和馒头,甚至在最后的日子还把三餐减到两餐、一餐。对于这些艰辛,从小就娇惯的我却浑然不觉。

  那天,去一家医院诊治完毕已经是中午,本来因为化验我没有吃早餐就已经很饿了,而且院子一角的饺子馆里飘出的诱人香味让人实在迈不动腿。母亲看着我的馋样,犹豫之后很大方地领着我走进了餐馆。餐馆里的人不是很多,多为这家医院的职工。我们刚落座,服务员就面带微笑地走过来招呼我们点餐。母亲拿着菜单翻看了许久,四处张望之后淡定地说,“水饺二两。”服务生很奇怪,“够吃了吗?”母亲点头。“那菜吃什么?”母亲摇头,“不要了,谢谢!”饺子上来的时候,热腾腾地冒气,薄薄的饺子皮里一看就知道是我最喜欢的韭菜馅,餐馆还配送了一碟小菜,看起来就解馋。母亲一边为我倒上醋,一边催促我趁热吃。我推让,她恼着说,“我不爱吃韭菜馅,你吃,我待会去买馒头。”我当真,不去细想,马上大口地吃起来。

  也许我们是这家餐馆里最特别的顾客了,邻座的客人离开时还不由得扭头看我们,母亲礼貌地回以微笑,他们也点头。客人走了,母亲却还瞅着那张桌子,脸色有些红。没有想为什么,我的全部思想都放在了可口的饺子上。再抬头的时候,母亲正窘着脸和那个收拾桌子的服务员说话,“这盘饺子能不能别倒,好端端的,给我吧!”服务员有些愣神,迟疑着将那盘剩饺放在了我们桌上。我被嘴里的饺子噎得说不出话来,看着那个曾经骄傲的母亲如获至宝地端着那盘剩饺,小心翼翼地夹给我一些,然后把剩下的都放在了食品袋里。我瞪着她,“妈妈,这是别人剩的!”“你别介意,我都瞅了半天了,这盘饺子人家根本没动,不吃,扔了多可惜!我看你那么爱吃,这些留着你晚上吃呀!”

  望着母亲急剧消瘦的脸庞,望着那盘讨来的剩饺,忽然心很痛。在母亲的注视下,我满口香甜的样子吃下了那几个剩饺。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743.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