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乞讨者

乞讨者

  昨日去火车站退票和取票——先把买晚的那张退掉,然后再取出事先订好的另一张。退票的钱有两张一块,正好可以作归程的路费。

  出了售票厅,远天灰蒙蒙的,空中飘着小雨,广场上的人稀稀疏疏,懒懒散散——现在并不需要赶着跑就能在候车室获得一席之地。

  我无心留恋此景,下楼梯急匆匆往公交车站赶。那两张一块钱在我手里攥着。我低着头,耳朵里塞着耳塞,沉浸在许巍的歌声中。突然,一只脏兮兮的手举着一个破碗,从我的左侧横了过来,我急忙一闪,扭头看了一眼,便下意识的加快脚步往前走。我要躲避这个人的求乞。他看我走开,却并没有放弃,直追了十几步远,我听到他一边追,一边口里在喊:谢谢你,我谢谢你啊!

  我的没有回头终于让他死了心。可是,一直到坐上车,我的脑海中还在想着他那两句谢谢你。我没有动丝毫恻隐,他那紧追不舍和恬不知耻的态度让我厌弃。

  之所以回味他的两句谢谢你,是另有原因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没有施舍给他之前就得到了他的感谢。思之再三,我终于明白,他的这一策略大概是学来的。

  火车站也是一个大熔炉,一个大课堂,这里面能学到的东西数不胜数。人们总以为说点好听话,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现实是,这种讨好的方法又总能见效。所以,卖票的、开出租车的、租房子的、租小姐的拉客之前必先屡献殷勤,然后实施他最终的目标。乞讨者是睿智的。

  这一招也或者是学同行所得,看到同行一说谢谢,钞票就更多,他索性不等给钱,就把谢谢说前头了,生怕完了再说会少得一块钱。这种创新也算是高明啊!不过,我估计他至今还在纳闷,为什么他说了谢谢,竟一分钱没得到。

  如果把乞讨看成一种职业,这位也是不称职的。他大概没有明白,作为乞讨者应该靠什么赚钱。有些同行就聪明得很,把眼睛闭上,装瞎,或者找个人躺在被筒里装病,自己充当其家人,这策略不就高明得多嘛!而这位先生,人们没有看到他的苦,怎么会给他钱。换句话说,客户要的东西,他没有拿出来。

  “谢谢你”原本是感恩的一种回报,现在几乎成了博取怜悯与好感的工具!原因何在,是人们渴望得到比自己弱的人的感恩吗?

  而他为什么会找上我呢?我后来明白,大学生应该都很有钱吧,在他看来大概是这样的。这个群体又更容易怜悯,所以也是很好的目标。

  途中下了一次车,剩下的路并不远,索性走回来了。路过香江百货门口,我看到三个人并排跪在地上,一张大字报铺在膝下,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内容。我再次急匆匆地走过去了。可是眼前还闪现着那三个人的基本相貌。那是两男一女,大概是一家三口。奇怪的是,旁边还放着一台高音贝音响,播着悲情曲。年轻男子正准备去调大音量。仿佛没有得到钱的原因是音响声音太小。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专门讲乞讨的事,作者说他很敬佩身有残疾但靠在街头卖唱为生的人,他们虽然也是乞讨,但有尊严得多。尊严比什么都值钱。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730.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