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童年离我有多远

童年离我有多远

  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我,童年就像是一片泛黄的树叶,脑海中的面孔是黄色的,脚下的土地是黄色的,房屋是黄色的,书本是黄色的,玩具也是黄色的……

  儿时的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母亲亲手缝制的衣服、帽子和鞋子,那件黑黄相间的背带裤,至今在我的脑海中还能依稀可见。脚上穿着的是千层底的虎头条绒布鞋,蹒跚着学走路时,竟不曾摔过几次跤,或许是因为那双母亲亲手制作的鞋子具有一种魔力吧?头上戴着一顶虎头帽,帽子两边还耷拉下两团红穗子,听说具有岁岁平安之意。

  每逢春节的时候,母亲总是会买上一条红色的头绳,系在我的几根略显棕色的头发上。一边系一边还唱着:扯上了二尺红头绳,给我女儿扎起来,扎呀么扎起来……每每想起这段的时候,我就会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我想,那个时候的母亲,在为我扎起红头绳的瞬间,也是最幸福的。

  后来,我就跟在哥哥的身边,他去河沟里摸鱼,我就帮拿着一个空瓶子,帮忙装鱼;他去山上的杏树林摘青杏,我就站在树下等着接;他去跟小伙伴们砸方堡,我就在一边抱着他赢来的战利品窃喜;他去掏鸟窝,我就站在一旁仰望着,期待他能掏出几个鸟蛋,好拿回家孵小鸟……那个时候,男孩子的游戏,也不过如此。

  再后来,我学会了用破旧的小花布缝沙包,六块方布,边边相对缝在一起,就是一个正方体,中间是空的,可以放些玉米粒或黄豆进去,再将边缝死。然后,就约上小伙伴们一起找个平地,画上几个梯子格,一起做游戏。现在想想,童年的我,还是蛮心灵手巧的。

  上了小学,在一个不大的院子里,摆放着两块石灰板搭的乒乓球台子,这应该是在我的小学六年里唯一一个完整的体育设施了。个子本就矮小的我,似乎还没那个台子高呢,但总会在每次的课间十分钟,准时站在那里看人打球。后来,自己也慢慢学会了,便从看球参与到了打球中。

  现在,当女儿拿着应有尽有的玩具,问我“妈妈,这个您小时候玩儿过吗”每每听到这句话,心里总会有少许的遗憾和失落,我轻轻地摇着头,但脸上却露出一种幸福的笑容。这种幸福,该是为女儿的好时光,也该是为自己久远的童年吧!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699.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