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雾霾下的焰火

雾霾下的焰火

  正月初五,人们还沉浸在节日的气氛里,虽然七天长假快接近了尾声,但走亲串友的,同学、战友聚会的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天阴的很重,厚厚的云层下是浓浓的雾霾,雾霾中是欢庆新年的人们。

  我们当地人把正月初五叫“破五”,也就是说春节时的很多禁忌过了此日皆可破除。而在这一天的早晨各家各户仍要放鞭炮吃饺子。也许是除夕晚上鞭炮的硝烟还没有散去,业主们看着眼前的雾霾,不忍心给这大气再雪上加霜,所以初五这天过得很平静也很安静,几乎没有听到鞭炮声。

  晚上十点钟,送走几个微醺的战友后我就洗洗入睡了,睡梦中我又驾驶着飞机飞上了天空。久违的天空好蓝好蓝,就像刚刚被水冲洗过的镜子,可以映照出大地的影子,几缕白云恍若洁白的哈达飘浮在我的航线上,还有一群回归的大雁,人字形地与我的飞机并肩航行。突然,我感到飞机一震,随着一声巨响,一团火焰闪过我的眼前,我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发动机出事了,跳伞!”同时忽的一下坐了起来,我的叫声也惊醒了妻子,她也惊悚地坐了起来。此时,小区里乱成了一片,一声声的巨响震得楼房在晃动,闪烁的光亮可以穿透窗帘把卧室照白。而满小区的汽车都在报警,刺耳的声音在乌云和雾霾的拦截下潮水似得涌进了业主的家。狗在狂吠,好几家的婴儿在哭闹。我看了看表,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

  妻子说:“这深更半夜的谁家又放焰火了,就不怕污染空气?烦死了!”“好了!睡吧,一会儿就过去了!”我劝慰妻子道。可十分钟过去了,焰火仍在燃放中。此时我听到在隆隆的炮声中还夹杂着吵架声。我也安奈不住自己的性子,披上大衣走出了家门。

  就在我家后两栋楼的空地里,已经站了许多人,正在谴责两个中年男人,说他们不应该在这样的雾霾中,这么晚的时候放焰火。其中一个穿着皮大衣的男子把袖子捋了捋说;“咋了,放个炮咋啦?共产党领导我们发家了,致富了,奔小康了,这大过年的我们庆贺一下不行吗?”

  “你庆贺,也不能扰民啊,没素质!”一个业主冲那个男的嚷嚷道。

  “什么叫素质!你有素质你也放啊!看你也没这个钱!”他对着身边的中年男子说道:“哥,把那个大礼花拿来,燃上,让他们看看什么叫任性!”

  他的话音刚落,那个叫哥哥的又点燃了一个更大的炮筒,一束束火焰冲上天空,在雾霾里绽放出一朵朵灰蒙蒙的花朵。随着炮声响起,汽车的警报又狂躁了起来,狗又开始狂叫,婴儿又开始哭喊,更浓的火药味扑向鼻腔。

  突然,从人群中挤进来一个业主,抓住那个穿皮大衣的中年人说:“你不就是一个卖汽车的吗,你哥不就是开洗浴的。你靠坑蒙拐骗赚了多少黑心钱,你哥靠收容小姐卖淫挣了多少黑心钱,你们是有钱,可你们数数你们的钱有几张是干净的……”他的话还没说完,那个中年男子的拳头已经落在了他的头上,紧接着刚点燃完烟花的哥哥也冲上来对着那个业主就是几脚。其他的业主看不下去了,又冲击来几个年轻人,一边拉架,一边对那兄弟两个加以拳脚。顿时,小小的社区乱作一团,吵闹声、炮声、狗叫声、汽车警报声、婴儿的哭声汇成了一部交响乐,响彻在雾霾里,堵塞了一个个门洞和窗户。

  不知谁报了警,正在他们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部警车悄悄驶来,从车上下来两个年轻警官,他们拨开人群,走到打架现场。看到警察,打架的都住了手。在纷杂的相互指责中,警察似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对围观的业主说:“大过年的,大家都消消气,他们家在深更半夜放焰花,有点扰民是不对,但今天是初五,是咱们的小年,放放鞭炮烟花喜庆一下也无可厚非,怪冷的,大家都散了吧。参加打架的跟我们回所里做个笔录。”

  “什么无可厚非,他们已经惊吓了孩子,污染了空气,严重干扰了业主的休息,应该严惩他们!”

  “对!严惩他们!”

  “严惩他们!”

  刚刚平息的现场又沸腾起来,我感到身上一阵阵发冷,也忍受不了这浓浓的火药味,就挤出人群回到了自己的家。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660.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