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文友小聚听讲座

文友小聚听讲座

  今天参加了毛嘴文友的一次聚会,没有极尽喧哗,没有外地文友参加,聚会活动的推动者冬梅姐邀请了我,使我感到荣幸,毛嘴是我工作、生活最长的地方,也是我《心在襄河》成书的地方,留下了很深感情,现虽居城区,但根糸毛嘴。

  活动内容简单,在文昌荣老师十几平方米见方的书屋,十一人围坐一起,听八十三岁的老人家抱病讲写作课。对于文昌荣老师,我在毛嘴工作时,在报纸读到“毛嘴高中退休教师文昌荣编著出版《描摹词辞典》”消息,使我心生敬意,我当时与文老师并无交谊,这也是我不善人际关系的弱点。今天得到了文老师的一本诗词著书《浩然斋吟咏集》,内有对文老师的介绍:“从事中小学教育四十余年,他结合语文课进行研究,写出论文七十余篇在全国语文刊物和文科研究刊物上发表。退休后整理收集资料,为文学写作者编著了一部大型工具书《描摹词辞典》,于1997年元月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另编辑和著述有:《隐括词曲注评》(即将由重庆出版社出版)、《语文锥指》、《杜诗名篇译注》等”,加之《浩然斋吟咏集》一书,他既是一个做学问的人,还是一位造诣深厚的诗词作家,这样的学者型文化人在仙桃市寥寥无几。文老师退休不闲,长年常月笔耕不缀,给我们讲课的稿子用钢笔一笔一划工整写出来的,我当即感叹自己办不到,什么是不浮躁,这才是不浮躁,想到有些什么都写的一些低端作者在网络东拼西凑,写作量虽高,但不能算原创。文老师很低调,从不在媒体渲染自己的著述著作成果,比出版了一部平庸的长篇小说就自己与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相提并论的作家要高尚多了。从《浩然斋吟咏集》书中看出,文老师经历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各个时期,思想从不偏激、不随波逐流,保持了自身的思想独立性,思想观一以贯之,这是一个文人最宝贵的风骨。他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一代学子,他对这个时代有着感恩之情,相比较哪些不知感恩反而虚无时代和伟人的“文化精英”,文老师的人品人格值得我由衷的钦佩。

  由文老师来讲授写作课份量不轻,受益匪浅。他说写作“有捷径可走,避免走弯路”,“写作要做调查研究”,即我们常讲的“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可谓异曲同工,“不要动笔就是长篇小说,要多写精短作品,过去私塾教育首先学诗联”,文老师擅长诗联,就举了学诗联的例子,他准备的一叠讲稿,没有讲内面理论性的东西,而是以自己经历的妙趣横生的文坛典故,把我们听得如痴如醉。他八十高龄,身患病疾,但耳聪目明,能一句一顿将讲座精彩完成实属不易。面对这样一位形容枯槁的老人,能听到他在生之年的写作讲课是宝贵的,不要无视这样一位身体孱弱的老人,他可是培养了一大批文化人才的老教师,他还是一位在武汉大学任博士生导师的父亲。他较长一段时间在武汉居住,几千册藏书已搬到武汉,但毛嘴是老人家恋恋不舍的地方,身体状况好的时候都在毛嘴生活。他老家在毛嘴街附近的文庙村的文家湾,不管你信不信风水说,这个湾子出的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留学生特别多,文家的祖脉好,但从文老师家里看到专注和用功才是成功所在。

  文老师讲座只是完成第一讲,第二讲、第三讲将择日举办,我期待着再次聆听老人家的讲座。

  其后,在座各位文友自由畅谈,语气谦逊、谦和,氛围互亲互敬,我也作了发言。吃饭时,文老师问到我对鲁迅文章走下课本的看法,可见鲁迅先生在文老师心中不可撼动地位。饭后十一位文友合影,我和文老师也合了影,只是一沾酒就脸红的我在照片中不雅,不过听文老师讲课时的恭敬之态还是令我欣慰的,中国的大师离我们太遥远,毛嘴的大师与我们很亲近,听了文老师的讲课,也给了我从文的信心和力量。

  冬梅大姐为推动毛嘴这个文友平台的成立及这次活动开展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并捐献了一千元活动经费,她是一位著名的爱心慈善家,也是仙桃市作协会员,诗文写得好,是我尊敬的大姐。冯涛是冬梅姐推举的领头人,作品多见《仙桃周刊》时评专栏,有尽职的内管、曾在汶川大地震后去献爱心的万邦雄老师,有毛嘴彩瓦厂老板、为聚会午餐买单的邱兰亭先生,还有曾经的全省高考状元毛超的父亲毛小洲老师,还有乐于服务的胡勤元老师等等,聚会是短暂的,传承的友谊和能量却是长久的。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63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