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木瓜树下的故事

木瓜树下的故事

  生活随处都充满故事,有深刻的、有健忘的、有感人的、有无味的。但木瓜树下的故事,即使平凡、普通、以及遥远,却能伴我永远,难以抹去。

  我的故乡在黔西北的一个小山村里,村里是一片田野,视野比较开阔,田野周围种满许多果树。每到果子成熟的时候,都能勾动我那颗渴望的心,幸福极了。很小很小的时候,不分秋冬,不分酷暑,都会跟在爷爷奶奶后面转悠。他们经常在田野不远处木瓜树下,我家那块地里劳作。

  所谓干活,爷爷奶奶无非就是在地里,松土,清理杂草,施肥,还有挖土豆。一年到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总觉得都忙不完。令我高兴的是,爷爷奶奶每次去木瓜树下劳作都会带着我,因为这样他们能多个说话的人。其次,他们也不放心把我放在家里,那时候,爸爸妈妈已经开始出门打工,一年才能回家一次。所以我和爷爷奶奶比较亲,天天缠着他们,跟在他们屁股后面溜达,总怕把自己弄丢。

  到了木瓜树下,爷爷奶奶开始干活,而我只是在土坎旁边静静看着,似乎没什么事做。但那时的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无聊和孤独,走在小路上,捉蛐蛐、摘野花、采野草,还学布谷鸟轻轻鸣叫。每次学布谷鸟叫,特别像,逗得爷爷奶奶笑个不停,干活也轻松许多,不再那么多无聊。甚至有时候,爷爷奶奶一劳作就是一天。夕阳西下,倦鸟归巢,爷爷奶奶的活干完,我们才可以回家。但我一点也不担心,饿了就可以吃爷爷奶奶带去的干粮;困了,就躺在石头上,一个人睡着了;无聊了,就在土坎边缘追着鸟乱跑;高兴时,编织草帽,戴在头上,学着电视里那些明星轻轻歌唱。每一天,爷爷奶奶劳作完,收好锄头,拿着莲帽,牵着我的小手,我们也就回家了。

  很多时候,爷爷奶奶没有去木瓜树下干活,而是去高山之山除草。路程太远,山路又不好走,他们不让我去,所以放学回来,我就和几个小伙伴悄悄溜到木瓜树下玩上一阵儿。对于那里,我很熟悉,每玩一次,都不愿离去。春天里,木瓜树下,长出茂盛的小草,新雨过后,凝结着几滴露珠,虽然不知名,望着很有趣味,偶尔间,不远处还有几只鸟飞过,意境悠远,真是美不胜收。夏天温暖,山色浅绿,田野里,玉米长得很好,蝉声不断,一眼望去,看不到边际;秋天到来,叶儿凋零,我和小伙伴偷偷摸摸跑到木瓜树下,捡起一片片陌生的叶子,玩起捉迷藏,蹦蹦跳跳,尽兴而归;冬雪飘飘,天气寒冷,我和小伙伴一起去木瓜树下追野兔子,兔子没找到,反而盯着木瓜树下那个树墩,一路你追我赶,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疲劳。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慢慢的我不再捉蛐蛐,不再摘野花,采野草,也不再到处乱跑。取而代之的是劳动,每天放学回来,第一件事是背着箩筐,扛着锄头,拿起镰刀,也跟着爷爷奶奶一起下地干活。可是一边干活我还是觉得奇怪,木瓜树下,为什么木瓜都没有,是什么原因呢!小小的我,虽然上学了,还是想不清楚,心里全是疑问,总得不到解答。

  在一次在休息的时候,我静静依偎在爷爷的怀里,认真的问爷爷:“为什么我们家这块地,要叫木瓜树下,我都没有看到木瓜书呢!”爷爷浅然一笑,然后指着土后坎那个大树墩回答说:“看见那大树墩了吗?很久以前,那就是一株很高很高的木瓜树,枝繁叶茂,恰如莲蓬,还会结果呢。因为那株木瓜树,这一片土地才叫木瓜树下。”当时我很诧异,也很惊讶,原来是这样呀!但又有了疑问,为什么这样一大株木瓜树就这样没啦!我又问爷爷:“那株树是谁栽的,为什么要把它砍掉呢!”爷爷说:“那是你老祖种的,花了很多精力,树立在那里三十多年,以前还结过果子,每到秋天,红通通的果实挂满枝头,你老祖抬来木梯子,轻轻将那些果实摘下,再拿到集市上卖掉,回来时再换些柴米油盐回家,最后还是留着十几个木瓜,或是分给家人,或是分给邻居,让大家解解馋,而他自己从没吃过,说是吃了木瓜会牙疼,让很多人都半信半疑。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这棵木瓜树养活着咱们一家人呢!功劳可大了。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没有了再结果,后来你老祖去世了,寨子里有几个人买走那棵木瓜树,我就同意了,不久后人们就把它砍掉了,所以现在就剩下一个树墩了。”

  爷爷问我说:“你还记得你的老祖吗?”我想了一下,老祖,似乎没有印象了!但我还是不断想,最终还是想到了!“爷爷,我记得,老祖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很和蔼,还给过我糖吃呢!”爷爷只是一笑,点了点头,再也没有说什么,我也没有再问,反而开始回忆起来。

  在我的记忆中,老祖他是一个常年穿着深色衣服的老人。头发全白,耳朵有点背,常常佝偻着腰,还拄着拐杖在屋里转悠,没有什么大事,很少走出家门。唯有天气很好,又是佳节,阳光很稀微时,老祖才会抬一个很高的凳子,静静坐在我家的庭院中,望着远方,不说一句话。小时候的我,太调皮,不懂事,每次看到老祖这样,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快步跑进屋里,费力的抬来一张凳子,坐在老祖的两膝之间,静静望着远方,也不说话。老祖看见我,似乎很高兴,摸摸我的头,说:“小华真乖,让祖父好好看看,好像瘦了!”然后轻轻将我抱到他膝盖之上,摸摸我的小手,微笑着逗我玩,最后和我一起望着远方那株木瓜树,脸上布满喜悦,眼里满满幸福。这样的时候,我很高兴,因为老祖总能给我一些小小的惊喜。有的时候会是一颗糖,有时候是一分钱,但就是那颗糖,那一分钱,总让我开心大笑,满满欣喜,一个星期,甚至更久。

  我多次问爷爷:“为什么老祖不喜欢说话,不爱多笑呢!”爷爷慢慢回忆起来:“你老祖年轻的时候,读过很多书,还有机会考上状元呢?但可惜时运不济,生在晚清乱世,军阀混战,制度腐朽,读再多书,用处也不大。后来清朝被推翻了,祖父以为一切会好起来,可以在家里安心讲学,赚点额外生活费。没想到,没过几年,老祖又被国民党抓去当兵,一去五年,远离家人,远离故土,笑容就少了。军营艰苦,他思念家人,更没有知心朋友,所以不爱说话,也终于在一个无月的夜晚,悄悄逃出,走了几个月,一路乞讨,好不容易逃回家乡,新中国就成立了。国家分了土地,你老祖得到木瓜树下那块地,就在土坎后边咱家那块土里栽上一株木瓜树。他经常浇水,松土,偶尔还弄点大粪浇灌,春天一到,春雨又来,木瓜树就长出了新叶子,并且风儿缓缓吹来,木瓜树在微风中摇摆而飘逸。几年过去,木瓜树长成大树,会开花,还能结果子,还可以作为好的风景树!你老祖愿意这样,作为普普通通的农民,总比打打杀杀的好,回家多好呀,有妻有儿,还有木瓜树,生活还很安稳!

  后来国家大炼钢铁,寨子里掀起共产风,所有树木被砍得精光,人们最终还打起了木瓜树的注意。你祖父强烈反对,人们又知道他当过兵,老祖天天拿着大刀守着木瓜树,人们拿他没办法,无奈而去,这才让木瓜树保留下来。”

  爷爷又接着说:“木瓜树,那是你老祖的命根子,无论谁打木瓜树的注意,都会成为他的敌人。你老祖天天在木瓜树下干农活,戴着草帽,拿着水瓶,精心打理那块玉米地,也注意着木瓜树的成长。每到收获的季节,从木瓜树下摘回那一个个玉米,背回家里,去壳,捡去玉米虚,放在炕楼上一晒,过了一个月,打成玉米粒,再装在袋子里,要喂猪,要做玉米饭,弄些玉米去隔壁有机器的人家,碾碎,筛成玉米米粒,以后来客人都方便多了。”我说:“爷爷,我知道了,原来咱家祖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的一生真辉煌,值得学习。”

  渐渐的,我长大了,我依然想念老祖,更喜欢吃糖,独自屋子里抬来一个椅子坐在院子里,望着远方,想着老祖的好。我觉得坐着吃糖,望着远方,瞬间能找回曾经些许回忆,再次回到老祖都怀抱。现在想来,可能那株木瓜树的树墩早已潜入土地里边,反正我不敢去看,因为爷爷奶奶说过,已经不在了!后来老祖也早已不在人世,我再也看不到他慈祥的容颜。但我知道爷爷将老祖葬在木瓜树下,还在老祖墓前种上一株小木瓜树,经常浇水,施肥。木瓜树下,那里有祖父心爱的土里,也有他心爱的木瓜树,如果木瓜树长大,我想他会暗暗开心吧!

  爷爷奶奶的带领下,我时常去木瓜树下看我老祖。有时带一些花儿,有时又在集市买一些木瓜,匆匆跑到老祖墓边。我默默跪倒在老祖的坟前,想说什么,却久久无言。流着泪儿,说不出话,只是静静抚摸着老祖的石房子。石房子很冰冷,很冰冷,摸着时间长了会觉得全身会发抖,但一想象着曾经老祖给我的那颗糖,那分钱,那长期关爱,还有他的那些传奇故事。我觉得石房子也不冷,看久了,就有了温暖,有了家的感觉。

  木瓜树下,对我而言很特殊,因为那里不仅有我老祖,我爷爷奶奶,甚至还有我父母的足迹。它更见证着我的成长,深藏于我的记忆,永远无法抹去;也在我生命里,耀眼的阳光下,想着那株木瓜树,我生命瞬间被照亮。

  编辑点评:

  读完作者的文,一股暖暖地味道在心中流淌。作者从自己小时候,跟爷爷奶奶来木瓜树的地里干活,慢慢告诉读者,为什么木瓜树的地里没有木瓜树。然后进一步推进自己和爷爷奶奶的天伦之乐,从而表达自己对爷爷奶奶地怀念之情。故事委婉而富有情趣,通过和小伙伴一起去木瓜树下追野兔子等。描写了童年的美好时光。笔锋一转又讲述了木瓜树的经历,以及老祖捍卫木瓜树的过程。通过几个片段,作者将自己对亲人的思念之情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一篇浓浓地思念亲人的情感,在文中慢慢地被升华。木瓜树照亮作者前行的路,是作者生活的动力,是作者生命的凝聚力。感谢投稿文字友情,祝创作愉快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59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