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北京的早晨

北京的早晨

  清晨,天空中尚存依稀月色,视线处在一片朦胧。我踏着满地溃烂,沆洼的路面,小心奕奕地避开污水上的结冰,迎着冰冻的冷风,歪歪斜斜地走向公交车站。各色卖早餐的小摊档煮煮炸炸,热气腾腾的香味夹着平房巷子里散发出的腥臭味,弥漫在早晨的空气中,一种满足的呕吐感觉。走出这一片平房的主巷路口,离远可见灰蒙蒙笼罩下各种颜色穿戴包裹的身影,分不清人的面孔。虽是清晨,人气较为旺集,一堆堆的簇簇拥拥,散落围在公交车站附近,我站在难以承受的寒冷中,抖擞等待,只要上了公交车就温暖了,不断地自我安慰

  宽阔的双向车道上,公交车缓慢地停下,缓慢地开走,车流不多,上班的人流越聚越多。汽车欢腾的尾气和车轮卷起的沙尘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我们只能在忍受中等候。寒风夹着飞扬弥漫的尘埃哗啦呼啦地掠过我们的肢体,一种黏稠的冰凉附睡意惺忪的脸上,一阵针刺般的冰冻直刺人的脖子,寒噤和战栗在人群里骚动。

  我回望晨暮笼罩下的这片老旧平房,高高低低,破烂丑陋,窄逼混乱的生存空间里制造出臭气熏天,人身上的各种陈年气味混合着臭水沟的气味,垃圾腐烂气味路巷的腥臭的气味飘溢于早晨的空气里。

  随着一阵杂乱急促的脚步响声,同胞兄弟姐妹们集中挤拥向前后车门,上车的下车的龇牙咧嘴,拉扯摇曳,庙会门前般的繁荣盛放。此时此刻,不计较你谁,谁,谁,我无耻一回地挤上了车门,往缝隙里挤。同胞兄弟姐妹们习惯和谐地相贴在车厢里,挤满了每一寸空间。广大劳动人民永远都是那么的紧密团结,因为叫做劳动人民,空间有限,呼吸都得相连,同呼吸同命运。脸贴到车门上的,更是偷着乐,兴悻悻之情溢言于表,好似脚下正踩着一张一百元人民币。当然,双脚不被高跟鞋钉上也值得乐。

  乘务员操着沙哑的声喉,挥舞着鸡爪,如花似玉般的笑脸,为人民服务,嘶声呖血,兢兢业业,永垂不朽。

  马路边上一棵棵枝干繁密的干柴在灰霾霾里张牙舞爪,静待春暖花开,吐绿翻新。绿化带上站立着枝枝干柴,褐色的泥土赤裸地暴露在空气中,大风一知,群沙乱舞,不小心一张口,牙齿间咔嚓咔嚓是那般的清脆。晨暮朦胧下,环卫工人在瑟缩的寒风里干练地挥动着手中的扫把,身后留下一片片干净的地面,快递职员骑着三轮车偶尔从他们身边快速穿过,冷风刮起的裤脚迎风颤抖。

  他们是起床较早的上班族,他们的敬业精神源于内心的品格,他们始终以勤快笑脸示人,当下的他们是高尚的,应受到全社会尊重。

  马路边上活动的除他们之外,就是满脸疲倦匆忙赶向公交站的上班族,还有为着服务上班族的大妈大叔,各具特色的早餐小推车守候在公交站附近或各处道路的出入口处。这些卖早餐的大妈大叔们时刻保持着一副特殊职业的警惕状态,不时左顾右盼,东张西望,口中同时喊麦着叫卖的语言,双手不停地挥舞着专业工具,操作熟练,高效生产,他们愉快地努力满足低收入人们的早点需要。同时,也通过辛勤满足自己的需要,没有去奸淫掳掠。

  车窗外的光线渐渐明亮,马路两边的景物清晰呈现,一栋栋红色的建筑物映入眼帘,高高厚实又深长的红色围墙,各种红色的建筑物是京城的一大特色,井然让人觉得格外的古老。马路上的车流,人流逐渐多了起来,红绿灯的过往不那么顺畅了,慢慢的进入沸腾的喧哗世界。马路边上又多了些骑着自行车的人们,虽是寒冬,但有些良民依然采用环保的方式。马路边上又多了些拉着手推车,厚重衣物包裹的老太太老头子,这些老太太和老头子每天天亮时,必须为他们家庭的菜篮子工程花费一翻心思。北京是老龄人口较多的城市,一个老龄化城市,一些大院小区只见老头老太的身影。

  我注视着车窗外寒风瑟缩的身影,又回顾我周围,相倚在我身旁的是衣戴整齐,妆容精致的office小姐。我突然感到车厢内的温暖,是那般的温暖,尽管那悲催的闹铃声还在耳边回荡。每天上班2小时下,班2小时的车程,这小小的辛苦在大都市的工作生活中再平凡不过了,在北京每天上下班途中消耗4—5小时,不是鲜见,早晨5点钟起床的大有人在,取决于你是否适应了大都市的生存环境而已。

  天光大白,视觉开阔明朗,五环边上宽阔马路填满了大大小小的汽车像窝牛一样缓慢的爬行,车内的乘客心急如焚,恨天恨地也无补于事。我只能转移视线至路边上的事物,以缓解心中的焦虑,离公交站的不远处我发现人仰马翻的影像,一条小路的出入口处,几辆装载着生产早餐的手推车翻倒在地上,锅,盖,各种颜色的食物材料踉狼席满地,穿着制服的团伙挥动着手中的工具,对着衣着破旧不时发出几下抽泣的大妈大叔指指点点,过往的同胞兄弟姐妹们不时驻足观望,场面颇为热烈。

  公交车到站停下来,上上下下一阵骚乱后又起动继续前行,快到红绿灯位置突然停了下来。原来有专车要通过,临时封路,车厢内的怨声载道,沸沸扬扬。劳动人民也不容易啊!

  公交车一路上蹒跚前行,在四环边上红得似火的横幅字幕的下面,我挤下了公共汽车。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希望民族有力量,我从小就有了信仰,作为一份子,特意多仰望了几下。奋不顾身在冲进上班的人潮中,走过了九曲十三弯再过安检,才挤涌进地铁车厢里。早上的人们没有什么语言交流,只有坚硬的地板发出清脆密集的脚步响声,列车不进站时地铁内显得格外的沉静。

  笼物店里的鲜见古怪,五花八门,人类最忠实的朋友,那防吃防咬防吠的专用商品,白皑皑的点缀在车厢里,望眼可见,形影相吊,形类彰显。京城感观,为人民服雾,沧海桑田无限重远。

  沙丁鱼罐头般的车厢里,美丽可人,衣戴整齐,妆容精致的office小姐咬牙切齿地挤出车门,踢着小碎步,左摇右扭,矫情做作蛇般的柔软,利索。我无暇婀娜多姿,直奔地铁出口,从地下浮出了地面呼吸着尘埃混浊的空气,似乎更愿意呆在地下。地面上现在化的建筑群夹着琼楼玉宇,红红的高墙,青褐色的围墙,深深的大院,精雕细刻,古色古香牌坊门楼,数千年的老古董依旧是那般的傲气恢宏,高贵而优雅。老北京,自然少不了古老悠长的建筑物,青砖琉璃,晨曦的淡淡阳光照射下,浅起五光十色的光芒,光彩夺目。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55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