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上弦月在微笑

上弦月在微笑

  七夕的傍晚,我早早吃了晚饭,泡了杯浓茶,携妻子之手,沿着家乡熟悉的小道,闲庭信步去。

  此时是夏还是秋并不重要,面对熟悉的晚景,难得有着“吃五谷总有好感觉,赏黄叶却有好心情”的好心态。因为今天是中国的情人节,是牛郎和织女相会的日子,我陪着妻子散步,也是走出婚姻围城的需要。妻子说:“小时候奶奶告诉她,七夕的晚上,谁若胆子大,可以睡在菜园中,头枕着韭菜,脚踩着辣椒,等到夜半南天门开时,你心中想要什么,身边就会有什么,既能实现许下的愿望,还能看见牛郎织女会面的美丽情景”。这个故事我小时候几乎每年夏天都要听奶奶说N次,如今听妻子唠叨,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有新意。

  忽然,从西天飘来一阵黑云,紧接着刮起了一阵狂风,近处的易杨树顿时“哗哗哗——哗哗哗——”发出急促的声响,从杨树上急速地飞下片片落叶,有整片的,也有被狂风撕碎的,有的在急速落下,有的却在天上打着滚儿,飘向远方,路上不时地掀起数丈高的沙尘,呛得我们一脸尘土,让我睁不开眼睛,闻有一股灰腥味,三五点热乎乎的雨滴打疼了我的肌肤,我们便快步返回。

  在单位住家的人们却不失好心情,他们都聚集在单位大门前,年轻人在互相挑逗,一对恋人牵手在操场一角,他们相互依偎,正在说着悄悄话呢!老人们在互相调侃,谈论的主题也都是关于情爱这个不老的话题,老主任感慨地说:“其实人间也不乏牛郎和织女情感的,我和老伴年轻的时候也多是分居两地的,别人都说小别胜新婚,其实挺难熬的。”老主任是个乐天派,以前他常和我们青年人混在一起,也时常给我们讲他青年时的那些事情。一开始我挺羡慕老主任的,因为他能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找了位知青做老婆,真正了不起的。可是,命运也和他开了不大不小的玩笑,就在他结婚的第二年,妻子返城回上海了,从此,两人就过上了分居两地的生活,因为他的工资不高,也只能在寒暑假才能相聚在一起,他时常开玩笑说:“我可比牛郎好多了!”我自然很敬重老主任,因为老主任的婚姻经历了近50年的风风雨雨,如今老两口相敬如宾,温馨如初。我顿时感觉出,老人们也有一颗年轻的心,难怪情爱是个永恒的神圣话题!

  抬头了望四周的天空,真是奇怪,远方的西天却仍然布满黄绿色的云,厚厚的,浓浓的,灰暗的,由北向南漂移,近处的西天仍然是黄尘漫天,几乎看不清楚马路对面的楼房,西天让人恐怖,让人憎恶。我很少看见西天这样的云,老人们说那是阴风,是去南天阻止牛郎织女会面的怪风。可南天却有晴朗的天空,淡蓝色的云微笑着漂浮在天空上,天上星星点点,淘气地像个孩子,对着我们不停地眨巴眼睛。再看东方,短时间腾起了浓浓的云山,焖雷连续响起,闪电不时地穿梭在云朵之间,有礼花般的色彩,云山的各种外形在闪电的勾勒下,显现金黄色的轮廓线条,那东方的景色还真正的奇特。

  老天只下了一小阵雨,很快天空就恢复了平静。阵雨之后,微风徐徐,反倒凉爽,那东南西北中的天空像是商量好的,那么快就恢复了平静,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上弦月的脸在夕阳余辉的映衬下,淡淡的,略带浅红色,羞羞答答的挂在南天上,好似纯真少女的笑脸,我想,月儿可能也在祝福着牛郎和织女的相见,同时也在祝福天下的有情人。妻子说:“是的,一定是的”。

  回到家中,妻子像孩子般黏我,既要我给她找零食,又要我给她倒水喝,还要我陪她看电视,我微笑地说:“你今夜应该睡到菜地去,既能看见牛郎织女的会面,还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我呢,就到网上去陪陪去我的梦中情人。”妻子并不生气,她淘气得像个孩子。

  看着妻子高兴,我便问妻子一个问题:为何今天不见喜鹊?妻子偏着头说:“当然了,喜鹊都去天上搭桥去了。”看着妻子用忽闪忽闪的眼睛看我,我便告诉妻子有关七夕的由来。在《本草纲目》中有“鹊鸣,故谓之鹊。”“灵能报喜,故谓子喜。”的记载,《禽经》中也有:“仰鸣则阳,俯鸣则雨,人闻其声则喜。”之句。喜鹊自古以来就深得人们的喜爱,它们同人类共度着美好的光阴,共享着人间的风风雨雨,喜鹊是人类的亲密朋友。妻子听得入神,于是我继续给妻子再次说起那“七夕节”牛郎织女相会的古老故事,传说每年的七夕,满天的喜鹊纷纷飞向天河。它们彼此咬住尾巴,在天河上搭起鹊桥,让苦等了一年的牛郎织女在鹊桥上做一次短暂的约会……它们善良美好的爱情故事自古至今在民间广为流传,它们是人间男女纯洁美好爱情的化身。

  那夜,妻子像孩子般搂着我熟睡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想着与妻子相遇相知到相爱的缘,往事就像过电影般不断地浮现在我的眼前。记得我在师范毕业时,妈妈几次为我张罗婚事,都被我婉言拒绝了,我说:“妈妈先别着急,介绍的婚姻不牢靠,等缘分到了,自然会收获圆满的婚姻。”其实,我的心中早已有了择偶标准,那就是一要伴侣勤劳朴素,二要伴侣大方宽容。还真正巧了,就在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二年春天,两次巧遇让我结识了现在的妻子,第一次是在一个雨天,我骑车路过一个小水凼时,溅起的污水恰巧弄脏了路上一位姑娘的衣服,我只好下车道歉,她却羞涩地说:“你又不是故意的,没关系,回家换洗就是了。”可没几天,我在周末回家的路上,再次看见这位漂亮的姑娘在路边的地里除草,她的又一次微笑让我陶醉在那个夜晚。

  后来,事实证明了我的选择是正确的。我和妻子是在那年“五一”结婚的,新婚不久,我的妈妈患阑尾炎住在区人民医院,医生说必须手术,费用是200元。那时,我每月的工资不到60元,结婚时我还欠了亲戚一笔钱,为了筹集这笔手术费用,我奔走了一整天只借来180元,妻子很是理解我,她把结婚时岳母给的压箱底钱都给凑上了,随后的半个月,新婚不久的妻子默默地陪着我啃了半个月的咸菜,这件事很是让我难以忘怀。

  有人说这是新婚第一时间的包容,我曾经也似乎认同,因为就在孩子读小学的那些年,我和妻子也常常因为一些家庭琐事发生过婚姻冷战,我和妻子都要工作,读小学的孩子经常放学在家吃方便面充饥,妻子总是埋怨妈妈不来照顾孙子,这让我很无奈,因为那时我们的小家庭仅仅只有一件住房,即使妈妈来了,也无处安身。我也尝试着让妈妈来我家,可老迈的妈妈只会烧土灶,用煤球炉做饭做菜,她不是把饭烧过了,就是忘掉给煤球炉添加煤块。都说苦难磨炼意志,也让我懂得了婚姻之道,那就是家庭没有谁是谁非,还真正是这样的,后来孩子大了,我们的生活条件逐步得到了改善,富裕向上的生活包容了家庭的一切,也让我和妻子的感情变得和谐融洽,小康幸福的婚姻也因此变得有滋有味。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如今我和妻子齐心呵护着这个温馨的小家庭,孩子也大学毕业走上了工作岗位。想到这些,我把妻子搂得更紧了,此时,我发现天上那上弦月在甜甜地微笑。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54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