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脚步

脚步

  舍友龙有个喜欢了很久的人,叫玲,就在我们班上,舍友恒好像也有个喜欢了好久的女孩,春,也在我们班上。一直以来,玲没有接受龙,春没有接受恒,为了避免尴尬,他们出去总要邀上我一起。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样。

  前几天新海诚的作品你的名字上映,据说这是一部让男女看了之后想立刻就谈恋爱的电影,恒邀请了一个女孩,不是班上的,长相平平,矮矮的,两人前一天晚上打了接近一个小时的电话,在现在聊天工具盛行的时候,打电话一个小时确实不是一个短的时间。而我和龙就在旁边听着,他说:“说不定你就爱上我了呢。”我们听不到那边说什么,只听到他回答:“怎么不可能?”

  晚上十一点半之后的讲电话都可以被称之为噪音,尤其是关于爱情的话再加上家乡的方言。

  打过了电话龙就再也坚持不住了,恒和他的小情人转战的了QQ,而龙则去问玲有没有空。问了,不答应是必然的,我把这看做是矜持,其实是真的不想去。然后再问。就像是老太太买菜讨价还价一样,每次都出道更高的代价,每次都说出更高的筹码。龙是个慢性子,只是一直问玲去不去,更高的筹码是请吃饭,不和那个不了解的女孩说话等等。他问恒。

  恒有更简单的方法:“你直接告诉她你已经买完票了,就行了。”这无疑是个好办法,一来显示诚意,二来显得很大气,三来让对方不好再委婉拒绝。留给玲的选择是答应,或者直接拒绝,不给双方任何台阶。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出来的,一直说谁谁谁不简单,谁谁谁心思周全,问道玲的时候他们又说:“她就一二傻子。”那种口气好像很确定。玲的选择是去。一来双方都好说话,二来以后还需要我们宿舍的人帮忙,三来有吃有喝有电影,何乐而不为?

  龙在聊天软件上给玲设置了特别提示音,而且他的手机扩音器声音很棒。结局就是我一直在练字,但一直静不下心来。那晚我没有说话,只是听他们打电话,聊天。

  电影上映的当天,想象一个人被扔在宿舍的情况,很是孤单。还好希诺学姐让我帮她录一期电视节目,这才没有让我很难堪。

  从演播室回宿舍的时候正遇到龙和恒出发,结果春没去,我也没去。玲的脸上是奇怪的表情。

  我问春下午有没有时间,即使坐在草坪晒太阳也是有人陪的。不至于像某些时候,我一个人在宿舍听歌的时候眼泪不知不觉的落下来。她说没时间。

  我去年的时候想要脱离这个小群体,想着某天龙和玲在一起,恒和春在一起,这样就不用每次都让我尴尬,而且当他们都忙着个自的约会,我也可以去图书馆,去练琴,去练字,去草坪看书,去教室准备四级考试。可是一直没有实现。

  那天晚上风很大,我去老师家正好在楼下遇见希诺,这是我那天最大的欣慰。从那一刻开始,我才打算继续写东西。

  想想今年七夕的时候,我和芮有一搭没一搭的在一起,七夕前一天晚上她约我一起跑步,第二天早上一起逛了公园,下午我去见她的时候,她说遇到以前的好朋友向她炫耀长相,奢侈品和男朋友。她很不高兴,我在车站接她,本想去吃饭,结果她说回家,我便送她。

  那晚我走在街上,风不大,过天桥的时候车水马龙。我的脚步走过,并没有任何声音。

  这样的步子,一直迈到现在。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517.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