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甘愿孤独悟墨香

甘愿孤独悟墨香

  不为世俗逐浮华,甘愿孤独悟墨香。这是记者对蒋祖朗先生,也是对他的家——“居然雅艺苑”的第一印象。

  居然雅艺苑门前抢眼的几块吨级重的奇石,置于花草间,相映成趣。这处院落与街外相比,多了几分宁静,少了几分喧嚣,使来访者也突然有了一种如水般的心境。推开木门,但见满屋的书画、木刻字画及蒋祖朗所收藏的奇石、木雕,让人眼前一亮。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蒋祖朗就迫不及待地拿出他最近创作的“情”字大型榜书给我们看。这是他日前送去参加在上海举行的第三届上海榜书大展开幕庆典的贺礼。

  展开蒋祖朗创作的“情”字榜书,一眼望去,整幅作品给人一种迎面而来的大气。蒋祖朗丝毫不掩饰他的激动,他介绍道,“情”字系“榜花书”,全高3.15米?.8米,字大2.25米?.5米。这是他在观看了中国美术学院俞启慧教授于2008年5月30日在玉林市的版画展出后,受感动而萌发创作意念的。记者发现,在“情”字榜书上方,蒋祖朗还创作了一首嵌名诗,诗云:“启程飞驶白云间,慧迈豪情玉林坛。版画展雄干川大,刀笔磨砺瀚墨艰。俞老温馨一埕酒,醉陶南蛮无数芳。吾梦追寻桃源地,众幼共赏乐开还。”从中不难看出,诗中不仅蕴藏着艺人的情感,而且歌颂着艺人的情操,以及作者渴望艺术精益求精的追求。

  再认真观察一番,记者发现,这幅大型榜书中,以“情”字为主体是毫无疑义的了,但蒋祖朗聪明地以一个行草的书法艺术变化形成又似非似的一对情侣同撑一把伞的构图,故意为“伞中情”。另外,他巧妙地运用浓淡墨的手法作为鲜明的对比,以浓墨为背景,淡墨犹如雨点飘飘而下,情侣不畏风雨,涉步前程……笔划之间还呈现着飞白及墨迹残缺,形成自然美感。再看,力透纸背的大型榜书“情”字如行云流水般飘逸,又如大海波涛般狂放,确为诗才与书意紧密相连的佳作。

  说到自己半个多世纪来与书法相伴的岁月,蒋祖朗露出有些调皮的笑容,“就是好好练字,很辛苦也很快乐。”认认真真写字,老老实实做人,一直是他几十年来所遵循的生活准则。他8岁跟随父亲在学堂中学习书法,那时候一有空就抱着大师们的字帖依样画葫芦,兴之所至,不知不觉到天亮。文革时候,因为家庭的政治原因,他不得不离开学堂,从此自学书法。后来插队,到工厂上班的年代,能写能画的他成了负责出版黑版报之类文化宣传的积极分子。蒋祖朗爱好广泛,二胡、笛子、奇石、盆景样样拿得起。其作品榜书《中国龙百龙图》获第三届世界华人艺术大会香港大型展特别金奖,艺术传略被载入多部大典。2006年,他应邀到玉林市书画院任教,培蕾育英。问及书法与二胡、根雕之类对比,哪种更具艺术天赋时,他戏称书法是自己内心放不下的追求,也是后来者居上。在他心里,艺术间相互融会,同样重要。音乐是在时间里流动的,书法是在空间里展开的,“多者结合起来,最重要的则是看自己在情感方面的沟通。”

  “书法是寂寞之道,但也给了我大半生美好的时光。”蒋祖朗回忆时,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8岁学习书法,一写就是几十年,仍习书不懈。在他的书房、屋里,惟有书若干,书法作品若干,不舍丢弃的秃笔若干,通讯集报册若干……面前的书桌上,狼毫笔正饱蘸着浓墨……

  在蒋祖朗看来,追求兼修学养的书画家,还不能只限一种书体,要多方面,多角度研习,融会贯通。边写边想,边想边写,继而在创作过程中加入多种字体的东西及个人的性情。

  对于展览,蒋祖朗十分坦然地告诉记者,获奖入展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能有一个向名家、高手学习的机会,把自己实践出来的结果请教于他人,在自我分析中开拓、丰满。而此次受邀于上海榜书大展开幕庆典,确是广大书画家难得的一次聚会。尽管因任教不能亲自前往,但他仍以“情”字大型榜书相赠以示庆贺。最后,蒋祖朗很谦虚地对记者说:“学习书法是一个漫长渐进的过程,我还在路上。还要以平和心态,向前走。”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49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