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迟缘

迟缘

  时下流行“同学会”,这不,在今年春节前,我和田畴被一帮高中同学“人肉搜索”,接到了去常州聚会的通知。20多年没有照过面的同学们要“见光”了,我怎能不兴奋?于是,我一个电话打给田畴,意欲安排行程:“哥们,到时我来接你,我们一块回乡去与老同学见面怎么样?”田畴却支支吾吾:“这个……那个……我不想去了。”这家伙就是这种“缺少男人样”的性格,你不给他下最后通牒,这人就会用各种理由来搪塞你。我了解他的秉性,当即不容他啰嗦:“这个那个你的头呀!省点儿力气吧,不要找借口啦,不去也得去,说定了。”田畴没辙,最后终于怯怯地逼出一句话:“你说她会去吗?”

  我被田畴“雷”死,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什么感情可以放不下?田畴说的“她”,我当然知道指的是同学红。我和田畴、红,当年是班级里有名的“作文三剑客”,惟有区别的是,我少不更事,她俩“早熟”,能够在高考冲刺阶段一手捧书一手书写朦朦胧胧的爱情。在农村,早恋是要捅破天的,更何况红还是乡长的千金,田畴是个穷小子,因此田畴差点被逐出校门。爱情的萌芽在巨大的阻力下夭折了。还算争气,后来她俩双双中举,红考去了大连,田畴来了上海。不过,她俩爱情的红线似乎一直没有断过。

  在1992年,我与田畴意外相逢,他乡遇故友,说不尽的话儿,我八卦心切,问:“你们到底咋回事呀?”田畴一声长叹:“一言难尽啊!”原来,她俩天各一方后,写信成了她们维系、寄托感情的方法。田畴承认,他受当初“棒打鸳鸯”的阴影折磨,一直自惭形秽,始终不敢直面心中的感情,告诉了我一件啼笑皆非的事。

  他说,与红通了几封信,实在不知道写些什么,就起笔写下了一个“故事”的开头:在一辆开往世外桃源的列车上,一个小丑与一个花神相遇了……红心有灵犀,接着他写的情节写道:有一伙邪恶的势力意欲摧毁列车,花神遇险,小丑出手相救……他接到她的来信,连夜续写道:小丑在花神面前缺少自信,想爱而不敢爱……一星期后,我看到她的回信:花神在心里爱上了小丑,出尽全力帮助小丑挑战邪恶势力……鸿雁一来二去,他俩坚持了5年,合力用内心的挣扎,接龙一本没有起名的小说。5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期间却再也没有见过一面,只有隽秀的文字和倒贴的邮票,在倾诉着的心路历程。一封封特别的情书,用小说勾勒起跌宕起伏的情节,处处蕴含着双方患得患失的心境。

  有道是“忍无可忍,便无须再忍”,有一天,田畴收到了“小说”的结尾:花神半途下车了,因为盛开多年的花朵眼看着就将凋谢,花神不敢随车去寻找来年的春天,失去了再次绽放的信心,只得下车离去……“小说”无疾而终。看田畴娓娓道来的表情,分明是“剪不断,离还乱”的愁绪,难怪他要长吁短叹呢,怪谁呢!令我唏嘘的是,田畴至今没有找到另一半,红毕业后工作在大连,不久传来了结婚生女的消息。

  本该是一场无言的结局,那次同学会偏偏峰回路转。对田畴来说,真可谓是天大的喜讯:红如今也是单身女,与女儿相依为命。我心中不得不帮田畴捏把汗,你小子能够把握住这个天赐的机会吗?看他那天围着红不停地窃窃私语,一副“重色轻友”的模样,我不住地暗笑,有戏!有戏可唱哟!

  果然,日前接到了田畴的电话:“这个……那个……我要结婚了,你一定要来哦。”我不敢确信:“是红吗?”“这个……那个……嘿嘿,是的!”就说一个“是”不就行了嘛!我如释重负,这人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喜讯都迟报十多年了,还这样扭扭捏捏,赶紧祝福他:恭喜恭喜……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464.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