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关于禅心的现代散文作品

关于禅心的现代散文作品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扇窗子,打开是尘世烟火,关上是云水禅心,禅如一朵花,会让生命豁然开朗.以一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简单来生活,快乐就会一路相随。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禅心的现代散文作品,供大家欣赏。

  关于禅心的现代散文作品:煮一壶红尘,参一道禅心

  在纷扰的世事中,让一曲禅音缓缓的流进自己内心,把整个身心润色在音乐里,祛除所有的杂念,整个思维变成一片空明,若有所思若无所思,让神思无限延伸,变得无边无际。在清风徐来中,吐浊纳新,在温柔的月色中,感知清凉的禅味,从心底深处升起点点素喜。

  有句话这样说:“红尘看破了就是浮沉,生命看破了就是生死。”能够放下的人就能够得到解脱,人们因为种种执着产生种种痛苦,人生百年,我们要经过多少悲欢离合才能学会放下。

  在与人相处时,我们应该称赞的是他人的善良,而不是过失。现在有些人对他人的过失非常感兴趣,探求起来孜孜不倦,这样对他人的伤害非常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在这个世间上,一点过失都没有的人是找不到的。因此,与人相处看待别人的错误时,最好能以清净心对待。即使有的地方看不惯,也应该当做是一个误会,不要随便去说。

  人生中最大的财富是一个人的涵养,那是自己日积月累的德行。外在的财富,也许有一天会因为种种因缘耗尽,但是内在的财富却是坚固不摧的。假如,每个人都能够积累自己内在的财富,相信今生他就会很快乐。

  人生如逆旅,有顺必有逆,顺需坦然,逆则坚强。在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逆境,也没有绝对的顺境,处于逆境无需烦恼痛苦,处在顺境要保持一份心智清明,不为外境所动,才是我们要达到的目标。

  人生最难的是拥有一份心安,因为人往往身处困顿,时时烦恼。人生是苦,被种种欲望缠缚,让人经常迷失自我,看不见自己的内心,这样怎么能心安自在呢?生活中那里不是无常显现?不若把心安住,在红尘中找到自己真正的归属。

  禅心,恰如那一缕微风,抚平你的烦躁焦虑,帮助你迷失的心找回自我。一路走去,看着两边的风景,在岁月的轮回中,刻下屡屡思绪,转动起经纶让曾经的一切尘埃落定。时光如花开花落,人有缘聚缘散,白云千载,岁月沧桑。

  水不洗水,尘不染尘。世事喧嚣,只有心净了,才会体会到生活的快乐。心清了,才会看清事物的本相。生命里,总会有你舍不得放弃的,你越是珍惜越是执着的,往往不是生命中最需要的。也许能够笑看风云的人,才能够指点江山。也许只有静赏花开的人,才明白生命的珍贵。我现在才明白,在生活中宽容他人,就是对自己宽容。与人相处留三分,这三分不是计较不是心机,而是给自己留下一个机会。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正如同有了光明就有了黑暗,有了太阳就有了月亮,有了正义就有了邪恶。凡是相对的看法,必然相互矛盾,又相互和谐,这就是辩证上的统一论点,应该知道世间种种莫不是因果。

  佛法是缘起法,缘生法。“诸法从缘起,如来说是因,彼法因缘尽,是大沙门说。”什么是缘?缘就是条件,依他而起即为缘起。也就是说因缘和合能生诸法,一次简单的相遇,必须有前因,达成相遇的后果。缘不聚,法不生。所以今生有缘相遇,应该珍惜。

  佛教经常讲“放下万缘”,相信大多数人都理解错了,这里讲的放下并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做,而是要在心里放下,在心里不起执着的心,从而达到心里清净。佛菩萨放下了自私自利,放下了名闻利养,放下了贪嗔痴慢,放下了五欲六尘,心甘情愿为一切众生服务,由此看来这是一种积极的心态,并不是消极。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世间万事万物都是因缘和合,一切万法依靠缘起生成,也会随着缘灭消减。从此可以看出,世间一切现象都是缘起缘灭了无自性,都是无常的。什么是无常?无常就是变幻的,不定的。前念因生,后念果生,没有前因就不会有后果,前念是后念的因,后念是前念的果。因缘和合辗转相依,如果失去一个,另一个绝不会单独存在。

  “我有一颗明珠,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当知世间法缘起必定性空,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如同,有日出必有日落,有月圆必有月缺。世间有春夏秋冬,草木青了又黄,黄了又青,花开了花还会落,人有生老病死,空间在不停的演变,所有的当下都会成为历史。有荣辱兴旺,有沧海桑田,有生即有灭,这就是一切法的共同本性。生生灭灭,灭灭生生,生灭相续,无有间断,也就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

  “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尽是法身。”一切诸法,一切众生,所有山河大地,微尘世界无不是般若。我依你起,你依我起,相互错综,相互衔接,相依相涉出现种种妙用。般若是智慧,什么是般若?空就是一切有,有就是一切空,空在有中生,有中又生空,诸法实相就是空有不二。诸法缘起无自性,没有自性就是空,空无障碍能生一切法。有了真空必生妙有,真空是法性,妙有是作用。

  我在月光下洗心,静静的看见菩提的花朵次第盛开,听微风轻轻吹过,看夜空繁星点点,感受植被又一次由繁茂走向衰败。我发现原来我就是你,你亦是我,原来我们从来不曾分离。今夜我从轮回中觉醒,看见一颗清澈圆润的水珠,轻轻滑过心间的莲花瓣上,那就是我禅意的栖居。

  当我走进佛门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不在是我。但是,我放下了天地,放下了万物,却不曾放下追逐光明的脚步。一颗菩提的种子在我心间逐渐发芽,我在佛法中养心,每日里读诵经典,匍匐着磕长头,只为触碰到你的温暖,莲花开了,满世界都是菩萨的微笑。当我看见你的那一刻,我的心就不再漂泊,禅蜕后,我就变成了你。

  心净则土净,一念心清净,心是莲花开。众生本具佛性,因一叶障目不见真如,所以破迷开悟当为首要,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作佛。

  我在时光中煮一壶红尘,在岁月里参一道禅心,只为与你相逢。

  关于禅心的现代散文作品:偏偏禅心,依依不舍

  岁月单薄,伫立温暖

  穿过单薄的年华,岁月渐渐无声,那些花儿旧痕明明灭灭地刻在沿途的风景中,纵横交错的在流逝的光阴里诉说着成长的孤独和悲喜,而故事里的一双眼睛却一直在默默寻觅、寻觅……

  午后,酥软绵绵的雨躺睡在小窗前,记忆流过薄凉的发丝,温暖从心底荡漾起淡淡涟漪。这样的流年,这样的似水,模糊了谁的对错?没有微风的空气,时光的距离分隔成两岸,呼吸开始厌倦冷暖交替,笑靥逐渐陌生消殆。

  很多个日夜之前,我就打算为以前写点什么东西。譬如,用平凡至极的一张白纸写下月光的沉默,临摹下它在随时光消逝之后卑微的身影,写写那些曾经如江水一般汹涌而流又回眸不见的泪水。我是那么迫切地想要为此埋下一个伏笔,想要把满腔的哀怨、悲伤都用一个个字眼宣泄在惨白冰冷的稿纸和寂寥无人的岁月上。可当我挣扎了上千个日夜之后,我依旧站在原地,风从我心里穿过。每次想起的时候,一句话,一滴泪,我的世界便开始荒芜,泪便流下来残忍地把一切都撕成碎片,连着自己的悲伤落寞,掀落在青春的每一个角落。物事人非,不流泪的坚强竟是一种最温柔的残忍,细切杂密,纵横百里。

  经历冷暖交替的孤独,唯留下夕阳余晖的美好,指尖不可多得的时间也遍体鳞伤,不知道还有多少个夜晚将要来临,不知道还有多少个清晨将要离别,我打开昨日的窗看着温暖纯真的风,内心独有的寂寞是风的爱怜还是夜的不挽留?那片银铃般的笑声,茫茫地弹奏一曲陌生与熟悉。不安的心,类似的人,彳亍地停留在每个转角路口,看着阳光散落的心情,品读历史的沧桑沉浮,转眼离开的孤独也摸不着、看不透。

  我始终记得梦里那个默默地等待的样子。那时,梦是我的守护神,以至于现在我都从不相信曾经失去的月光竟是我一生的至爱。或许岁月会改变月光的支影,使它直至风烛残年般无声消逝。可时光却依旧把这份不离不弃的眷念,化作袅袅炊烟,伫立成人世间最温暖的风景。

  衣袖无别,陪伴长情

  春夏秋冬被时光装在一副灵柩里,每一次属于四季的轮回也是注定的不离不弃,它们的交替之际便是生死离别。这样如初单纯的心,抹不去泪水的咸涩,也挥不去衣袖的孤独。

  每当念起这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时,青春的窗外总是飘着酥润的小雨,淅淅沥沥,冷冷清清,把整个世界都浸泡得如同一双热泪盈眶的眼睛。花开无声,一切的多情匆匆,辗转忧伤,湮没在倏而远逝的年华里,像是把那些残留的痕迹和碎片一并卷到雨季的深沟处。有几次,我站在布满脚印和血污的泥泞里,等待着走入那座幽深歪斜的小桥,杂乱的心情散落一地的缤纷。这些在眼里蓄出来的蓓蕾、嫩芽,不知何时已慢慢地开上心头,簌簌地落满了我干瘪的孤独。只是那一瓣瓣的孤独,渐然的把苦难和疼痛的勇气开到靡荼,让我感动、怀念。此刻,我的孤独,是一种莫名的悲伤、惆怅铭记的挣扎,是为了完美自己的青春,而时间的孤独,一面繁花似锦,一面纷纷飘落,却是为了我了无牵挂地笑着活下去。

  我把希望的种子看成一种苦痛、艰难,渴望赞美与诅咒的叶芽儿将孤独含噎,我剪下雨季的一个影子,不可休的眉眼如画,不可说的言语如花,难捱的空气还有声音如我的灵魂,渐渐发凉。青春的影子就这样随着我的模样倏而远逝,倏而近咫。

  昨天的我推开迷离,回头去更改一封早已跑开的信,晦涩的墨迹凋零一地花瓣,赞美的词藻已经不只是时间的拥有,字里行间的孤独也静静地熟睡。我担心的眼泪竟属于心,所有的情谊都是低头的思念,抬头的涟涟。我把盼了许久的时间躺放在颓败的坟前,春风沐沐,夏日炎炎,秋雨粢粢,冬雪皑皑,杂草的丛丛也载不动它的孤独,唯有静静地成长才是它对生命最长情的陪伴。

  明月清风,一声轻叹

  黑夜中,我睁开模糊不清的双眼,借来一份孤独,我看见一座叫做月光的桥,洁白如玉,意境优雅。月光的凄迷,渺茫,冷僻,把孤独灌醉,连着整颗心也慢慢沉沦。我来回不定地走着,嘴唇咽着昔日的忧伤,鼻孔呼吸着昔日的寂寞,数着眼前的萤火,一闪一闪地光亮。我把冰冷的半颗心烘暖过来,眼角的泪花已开到靡荼,朦胧中只看见一抹真实的月光,翩翩消散般把我绊倒,只留下一个永不愈合的褐疤,而它却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月亮。

  邀约一轮明月,饮就一缕清风,我偏爱独一无二的明月。如果只是初见,我或许不会以孤独和它相伴,因为我没有资格,没有能力报答它的恩情。但是,雨季是如期而至的,缺不了月光的戏剧性。印象里每一缕月光是充满孤独,就像木偶一样,只叹自己轻轻地送走了时间,独留眼泪在心里流。

  月光的一声轻叹,凄惨了岁月的孤独。一种不可名状的白色,就像一块冰,磨损后光泽会更加透亮,因为最终会变成一滩水。而我的梦是白色的,偶尔会有花落,当无声遮掩着尘埃落定,花落会留下梦的影子。我在冷风中等着,会时不时的看着夜空,月光表面是绝望的,收起它的底线,会是一颗白色的心,我把梦告诉明月,它虚伪的样子,偷走、抹杀了这纯洁的白,我的确再一次失望落泪。

  月光的离开,并不是我的本意。只是我灰白的孤独,也换不来明天、后天。那些煎熬我的世俗劳累,让我残损的脚印,留下一个深浅。今夜的明月,遮掩一半灰白的躯体,忧郁般寻觅着轮回的归宿。我幻想着曾经拥有过的蓝天白云,它们也像空气一样,不停地堆积着我的咽喉,滞留下它们的灰白。如今,我却抛弃时间的分针和秒针,留下时针的缓慢,好守着一个属于时间的灰白,因为不是每一滴眼泪都会盛开,不是每一轮明月都会孤独。

  执笔画尘,冷暖可休

  轻盈的笔尖淡画下七月的浮影,隐没孤独的尘埃。我把孤身携带的一份孤独,偷偷地执笔在淡黄的纸上,画意似浓,若即若离地不忍散去。这样多情绵绵的纸张,一面是孤独,一面是留念,载着纷繁芜杂的心,忘我般走进七月那一份孤独,那一抹斑斓。

  歇靠在花落的地方,耳畔可以听见风的声音,夹杂着故事里的跌宕起伏,舍不得的伤痕累累,刚刚起决又刚刚忘却。陌陌杂草,满满忧伤,再次相遇这个七月,失去的已成不一样的所有。指尖轻抚岁月不曾遗漏的每一个角落,孤独比远行还要沉重。我用眼睛把一轮落日与一粒尘埃相较,所看见的光辉引来无数的念想,所懂得的情感滴落无尽的沧桑。

  又是一个七月,冷暖不再可休。我以一份无法猜测知晓的孤独,来来回回地寻觅着一种这样的颜色,叫做曾经。可炎热的温度里躺着孤独与寂寞,不曾离去,也不曾倾诉。我踏着铿锵的步伐,耗尽生命里脆弱的七月,再一次眺望远方,风都变得阵阵清凉,难辨真假的时间依旧流逝着,触摸那双眼睛,风轻轻地为它写诗,飘着、飘着就散了。只记得,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不携走一粒浮尘,不挽留一份守候。

  几分热度,几多何求?七月的呼吸窒息了一份孤独的错乱,数不清的负累邂逅了一份明净。躲匿在一个旮旯的地方,我不懂得的珍惜,独自变得弱不禁风,嫣然忽视。多次惜取后我放下炎热,说一句珍重的话,也不再是多余的。透着这样的呼唤,沉醉的心盛开一白瓣,沉甸甸地躺落一地。我含情依旧地望着土壤,栽种下一颗孤独的心,用泪水和伤痕装饰它的美丽,盖上一层厚厚的希望,看着这红色的纤尘,染就一朵朵鲜艳的血花,我平凡而不平庸般等待来年春暖花开时。

  花开半夏,眼泪为故

  当一瓣栀子上滚动着露珠,它的纤小,它的文弱,闪落一串晶莹。当深情未圆的眼里流淌着意境优雅的从容素胚,时光的深情,她的透明,从淡眉柳梢轻轻吹拂而过,一曲梦醉楼阁便在一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只懂得花开是一种温柔的孤独。听雨的声音,朦朦胧胧,深深浅浅,是一种漫无目的的孤独。脚步踩着雨的轻巧,心灵感受雨的浪漫,嘴唇品读雨的孤独。这样虔诚的信仰,靡不有初的托起一瓣瓣孤独,不可比况的临摹一幕幕墨画。此刻间,花开半夏,再远的遇见都是我适逢的雨季。

  青春的天空没有痕迹,但鸟儿已经飞过,阳光去留无意地望着云卷云舒的静谧,连随着夕阳西下的无限美好,构成一幅盛夏。一片禅心,烘托整个无所不以的季节,我这样的贪婪与自私,没有休止的眷念,将笑靥里的孤独埋葬在九霄。谁言失去的青春没有孤独,谁又知青涩苦痛有几分?踏足这扇门,推开的希望与光明让人毁了它的初衷,离开的时候,含泪晶莹的珍惜又是一曲离殇。青春的心夹着没有方向的平凡,渴望着不朽与绝恋,只想明天又是春风习习,肆意蛮蛮。

  经历岁月的欺瞒,搂抱着心灵的寄托,余下的光热还有馨香四溢。旧片段里的模样,停留在那个地点,阴霾沉缅,物事人非。畅想长夜漫漫的人,远逝了青春,殆消了粉颜,只叹一片禅心不舍。迷途的明天知返到今天的伤感,一杯孤独静静地推到现在,直至眼前一片荒芜。为了阳光,为了细雨,满心欢喜的地方,带着一生夙愿。我想象的一生何求,只是经历花开花谢,潮起潮落,而之间的情意只有一轮明月。

  青春,躺着会是一种释然,站着会是一种孤独。如果受罪的心迷恋上旧日的伤感,那么还有时间可以回想,可以怜惜。禅心孤愿,香山泣露,沉甸甸的心,情深深的音,只得独自一人。花少似水,眼泪为故,却独得一颗偏偏禅心的爱,一份依依不舍的情。

  关于禅心的现代散文作品:兰草印禅心

  “处暑无三日,新凉值万金。”

  终于将要摆脱这恼人的、极度谄媚的夏,不出三日,空气将不再粘稠。因为,处暑已临;因为,预报又有中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暂不奢求寒气来,只要丝丝清凉几许,可好?可好?

  今夏,似乎比往年更会缠绵悱恻,陷在它的溺爱里,苦不堪言,又无处可逃。只好蹙起眉头,把一个“熬”字涂了又涂,描了又描。

  也许,还是修炼得太差。“心静自然凉”的境界,常常达不到。于是,觉得这一个夏,咋就如此漫长,如此惹人儿恼?

  从来“望眼欲穿”用来念人,今夏,我把它暗许了好个天凉的秋。只因那凉秋似惊鸿女子,“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我们怎能不知?自然万物,不因你喜她,她就娇宠;不因你厌她,她就凋零。

  “东风又作无情计,艳粉娇红吹满地。”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喜与不喜,厌与不厌,它们就在那里,度它们的因果。

  常常地,羞对一朵花,羞向一株草。昙花夜间烟花般绽放明灭,不管不顾那些远道而来的倾慕者。兰生幽谷,无人鉴赏却也兀自恣肆清芬。

  花开亦有韵,草木亦含情。只不过,它们只是不紧不慢,不谄媚不阿谀奉承,它们就在自己的世界里,修得盈盈禅香。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吗?我与它们比,自是羞愧难当。

  为了缩短与花草们禅修的距离,我恭恭敬敬地把它们请回家,供在案几上,窗台旁,阳台上,书桌边。其中花草,唯兰花与兰草最盛。每晨必去敬拜,最是那兰草的挺拔与倔强给予我无穷的力量与修悟。兰草枝条垂下来,枝上青色的花儿瓣瓣却顽强地向上挺立,那不正是一种逆流而上的禅修吗?

  此时,反观我在今夏酷暑面前的娇气与懦弱,我对季节的朝三暮四之猥琐,与倔强坚毅的兰草相比,实在是无地自容。

  静下来,再静些,日日去熏染兰香,要渐渐学会处逆境而不畏缩不前,度四季而不近此远彼,入尘世而不沾染淤泥。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229.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