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感悟生活 >

晚安

晚安

晚上好呀,我说不出这是怎样的一个夜晚。

「夏夜」给人以闷热和流着汗的联想,蝉鸣在空气中黏嗒嗒的,汽水的呲呲声不断回响。不过今夜并不如此。风儿的来向是无所谓的,可我却猜不到她把蝉鸣和汽水带到了哪里去。是啊,我并不讨厌蝉鸣和汽水,可又不爱应有它们的场合:换言之,只有闷热的夏夜里,它们才是必需的。今夜并不闷热,我们先把这无关紧要又令人不快的话题搁在一旁吧。

我想在这晴朗的夜空下,应当有茂盛的一丛向日葵。每一株都有半人或者一人高,深绿的茎高挑,扎着明黄的发带。白天里拼命想要世界热闹起来的某人,睡眠无梦而忧郁。发带飘连在一起,朝向几小时前的黄昏。爱花的人培养着这丛向日葵,然而发带却扎得很散乱:忧郁的睡眠也是如此。今夜有风,向日葵只是在安静地生长。

我很清楚我在消耗这美好的夜晚。相同的文字未来再也写不出来了,即使我们还有几千个如此的夜晚和几百次相同的思考。我有点害怕,终有一天再也没有想要流出的心动——这是杞人忧天呀!我在那之前很久很久就已经死了!心跳逐渐变慢、节奏愈发无聊,眼球也变成灰蒙蒙的一片,再也流不出来眼泪,夜半盛开的向日葵也再也无法触摸到我,我不要那样活着啊,我不要啊!我活得无病呻吟,他们说,那是因为长久以来自洽的核心被否定了。我甚至自己正在检验,正在摇摆:敏感要变得波澜不惊,自我中心的共感要学会待人接物,我不要啊!受到威胁的意识如此不安只是客观规律吧?我不能永生,可我还没有做好安然死去的准备。

明早的闹钟还有五六个小时,恋人们正在相拥而温存;写诗的人灌着咖啡,洒一纸苦涩的无意识;热恋中的诗人却早已被咖啡灌醉,无意识地向可能的恋人说着胡话。明天也会是大同小异的一天。无聊的事情使人发困,

不早了,有点困了,先晚安吧。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ganwu/813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