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百家杂谈 >

凡间诗话(七)

凡间诗话(七)

凡间诗话话“高尚”

  刚刚电视播出一则新闻,一个手持尖刀欲闯幼儿挟持孩子的犯罪分子被撞上的幼儿园园长死死抱住,园长自己身中数刀,用鲜血赢得报警出警时间,保护了孩子们的安全。我不是“人大代表”,代表不了别人,只能代表我个人向这位舍生保护孩子的园丁致以崇高的敬意。但是笔者要说的不是追随特色媒体,倡导弘扬这种高尚的精神。而是要就国人遇到这种事件时的特色思维方式谈点看法。

  一个健康的社会,会有理性的舆论。理性的舆论,会促使社会更具秩序。现在有许多网友非常反感听到理性这个词,潜意识里透露出内心的浮躁,反映出社会矛盾的激化。大多数国人已经没有耐心了,所以反感理性的论调,认为他们遭受的不公太多了,任何人没有理由要他们理性。要求他们理性就是要他们接受不公。可是国人们有没有想到,不理性地认识所遭遇的不幸,如何避免不幸的再次叩门!

  我们社会里的许多不幸之所以“长盛不衰”,多缘于国人的非理性思维。面对生活里不幸,同胞们想得更多的是慨叹,是遭遇不幸后的宣泄,鲜有思考自己为什么遭遇不幸,如何避免不幸。而常常沉醉于不幸中的“高尚”,期望“高尚”能让自己,让我们的社会少些不幸。看到篇首那则新闻后,上网搜索了一下相关内容,看了看网友们反映看法的跟帖,让我再一次想起了“高尚”带给我们的那些不幸。因为国人沉醉于“高尚”,所以我们的学校仍没有灾难教育,因为沉醉于“高尚”,所以我们仍无法确定校舍还有没有豆腐渣工程,因为沉醉于“高尚”,所以我们生活里的灾难仍在频频再现。

  舍命保护孩子的幼儿园园长够高尚,可是她一条命能保护我们社会上千千万万孩子的安全吗?然而,每当遇到不幸中的这个园长般的高尚壮举时,国人们都会沉浸在对这种高尚的期待,沉浸于会有更多的“高尚”防止不幸的意淫。汶川地震后,笔者有过一篇颇受争议的《范跑跑的学生为什么一个都没有跑》的杂文。网友们对这篇文章的反应,着实让笔者伤感于“被特色”的困惑了。

  国人对文首的那个园长行为的理解,只不过是关于范跑跑争议的延续。汶川地地震后,在地下“网络评论员”的成功引导下,一个“范跑跑”与一个“谭千秋”就把国人对于豆腐渣工程与死难师生的话题撇得干干净净。两个人物,一生一死。经过特色后,满足了国人对于道德意淫的需求。甚至让人回避一个常识,盖楼用的水泥预制板坍塌时,一个人的身体能否承受得住,使身下的人不受伤害。

  关于范跑跑那篇文章中已经说得够多的了,此文就不再赘述。死者为大,关于谭千秋老师与那些在灾难中逝去的人们,本不该曰是曰非。可是为了让国人更懂得珍惜生命,为了让更多的孩子远离危险,为了不再让“高尚”带给后人悲剧,也为了让我的同仁谭千秋先生的生命更具价值,让我们看看南都记者关于谭千秋事迹的调查,还原一下事情的真相。

  南都记者调查:

  【谭千秋,生前系四川汉旺镇东方汽轮机厂所属东汽中学学生工作处主任,四川省特级教师。2008年5月12日在地震中遇难,媒体报道其在危急时刻将4名学生掩护在身下,后被追授为全国抗震救灾优秀共产党员、抗震救灾英雄等,并被追认为烈士。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汉旺镇东汽中学。18岁的刘虹利脚下忽然空了,她连同课桌一起从四楼自由落体到地面,被夹在几块水泥预制板中。地震发生时,她甚至连自己的惊呼声都没听见。再次睁眼之时,周围已经是漆黑一片。她和另外两位高二的学生互相鼓励,38个小时以后,三人先后被救出。此过程中刘虹利意识清醒。

  刘虹利昏迷了很久,真正让她与现实世界再次产生接触的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谭千秋。震后一周,当时刘虹利还住在成都华西医院的ICU病房,一家香港媒体直接闯进来,把镜头对准她,“你对镜头说说感谢谭千秋老师的话。”谭千秋?刘虹利只记得这位中年男老师教高二(1)班的政治课,是学校的政教科主任,她完全不清楚自己的获救与谭老师有什么关系。

  刘虹利说,“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什么,(按照所受教育的思维定式)就胡编乱造地说了很多”。(这同我们的孩子们面对各种检查时的答词是一个道理)

  在刘虹利获救的14日当晚,有媒体刊发了《那一刻,他张开双臂护住四个学生》的报道,内文描述了谭千秋在危难时刻张开双臂趴在课桌上,身下保护的四个学生都活了,而刘虹利就是其中之一。这篇仅938个字的报道,感动了全国(国人太容易被感动太容易被愚弄了),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得了井喷式的传播,并为已故的谭千秋老师赢来极大的赞誉。

  时隔两年有余,一篇题为《英雄谭千秋救人事迹涉嫌造假》的帖子在网上流传,该文称“媒体笔下的谭老师冷静果断,救人细节栩栩如生……但奇怪的是,高二(1)班生还的所有学生事后好像全部失忆,忘记他们的救命恩人了。”

  经南都记者调查,最初报道的被谭千秋老师所救的4名学生,只有刘虹利是真实存在的,而另外3人,付强死亡,田刚、余建则不存在。而与刘虹利一同获救的两名学生牟莎莎和丁楠杰,也不如报道所说,是高二(1)班的学生。刘虹利告诉记者,“学生们都知道这是假的,每次开大会时老师在上面讲谭老师的事迹,都有同学在下面笑。”。现任东汽八一中学副校长唐祖贵认为,这个事情,不用说,不需要说,“当时的确是需要这么一个英雄楷模。”

  该校70岁的老校长张天明说,大人们在这件事上说了谎。谎言一旦产生,就仿佛有了生命,越长越大,也没人敢当那个指出皇帝新衣的孩子。“宣传、写书、拍电影……都出来了,谁也控制不了局面了。后来还评了烈士,再后来各家媒体把抗震救灾的英雄行为又重新报道了一遍。这个事或许造假者心里有数,但是谁也控制不了这个局面。”】

  唐副校长认为“当时的确是需要这么一个英雄楷模”。可是如果需要楷模,我们就动用宣传机器来塑造楷模,即便在当时有作用,能够鼓舞人心。但是事后如果被发现造假,当初的鼓舞只能是一种让人作呕的澎湃,受欺骗的感觉会让人们对正义产生怀疑。尤其是欺骗了价值观正在形成期的学生,对于他们的成长势必产生极强的负面效应。纸里包不住火,假的终究是要败露的。只有真实的东西才有生命力。楷模应该是一种真实的存在,而不应该是一种塑造。国人学雷锋学了几十年了,到头来发现雷锋只是一个虚拟的符号,许多情节是经不住时间检验的。一个文明理性的社会,姑且不论“正义的目的”是否经得起推敲,即便目的真的是正义的也不应该推崇用错误的方式去达到目的,否则最终的结果往往形同邪恶。我们不能因为想给死者一个交待,就编造荣誉,那我们如何给天下生者一个交待?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baijia/7163.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