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百家杂谈 >

读鲁迅的《死火》

读鲁迅的《死火》

《死火》来自鲁迅的《野草》一书,刚开始读的时候,说实话我连大概的意思都没读懂。我选择再读一遍,稍微有点头绪了,仍觉得味不够,于是再读几遍,并查阅相关资料深入了解《死火》。

  《死火》是鲁迅写于1925年4月23日,发表在同年5月4日《语丝》周刊第25期,后收入《野草》的一篇散文诗。“死火”是人的象征,是一个有着卓越的创造力、丰富的想象力,又有抑制不住的生命冲动的人的恰切的象征。不仅传达着鲁迅先生孤寂、矛盾的心情,而且也是鲁迅关于“火”的想象:不是单一的“生命”视角,而是从“生命”与“死亡”的双向视角去想象“火”,篇中也穿插着火被冰冻的奇特意象。

  下面分析一到五段:

  “我梦见自己在冰山间奔驰。/这是高大的冰山,上接冰天,天上冻云弥漫,片片如鱼鳞模样。山麓有冰树林,枝叶都如松杉。一切冰冷,一切青白。/ 但我忽然坠在冰谷中。/ 上下四旁无不冰冷,青白。而一切青白冰上,却有红影无数,纠结如珊瑚网。我俯看脚下,有火焰在。/这是死火。有炎炎的形,但毫不摇动,全体冰结,像珊瑚枝;尖端还有凝固的黑烟,疑这才从火宅中出,所以枯焦。这样,映在冰的四壁,而且互相反映,化为无量数影,使这冰谷,成红珊瑚色。”

  鲁迅一开始就用假想、比喻、象征主义等手法将自己坠身于“冰山”之中,这“冰”的世界有“冰天”“冻云”“冰树林”,一切冰冷。在“冰山”间无不冰冷,“我”置身于绝望的境地,在恶劣恐怖的环境中,在没有希望的“青白冰上”,却怀有“红影””火焰”,而“我”周边的环境却隐隐没有完全绝望,绝望中依然残存着一小丝希望。鲁迅把敢于抗争绝望的人称之为“死火”。这“死火”“毫不摇动”,很固执,似乎刚从“火宅”中踊出,它们在冰的四壁“互相反映”、相互影响,将这“死”的境地凝固,结成珊瑚状。他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冰结固体模样向人们昭示着自己顽强不屈的生命力量。

  接下来是六到十段:

  “哈哈!/当我幼小的时候,本就爱看快艇激起的浪花,洪炉喷出的烈焰。不但爱看,还想看清。可惜他们都息息变幻,永无定形。虽然凝视又凝视,总不留下怎样一定的迹象。/死的火焰,现在得到了你了!/我拾起死火,正要细看,那冷气已使我的指头焦灼;但是,我还熬着,将他塞入衣袋中间,登时完全青白。我一面思索着走出冰谷的法子。/我的身上喷出一缕黑烟,上升如铁线蛇。冰谷四面,又登时满有红焰流动,如大火聚,将我包围。我低头一看,死火已经燃烧,烧穿了我的衣裳,流在冰地上了。”

  鲁迅谈到“我”小时候喜欢看“浪花”“烈焰”,说明“我”对希望、青春、生命的赤诚热爱,但这却是“变幻”“无定形”的,“我”最后在“凝视中”寻觅生命的迹象,但未能如愿以偿。如今,在这绝望之处,作者见到了死的“烈焰”,死的希望。

  “我拾起死火,正要细看,那冷气已使我的指头焦灼……”

  死火居然能够被拾起,而冷气又居然能将指头焦灼,“火”能拾起吗?“冷气”能烧指头吗?不能。鲁迅这是拾起死的希望、不屈的精神,而“冷气”的潜在绝望又侵袭了过来。

  “我还熬着,将他塞入衣袋中间,登时完全青白。我一面思索着走出冰谷的法子。”“我”固执、坚强的抗争,并试图通过自己的“法子”走出“冰谷”,走出“绝望”。

  “我的身上喷出一缕黑烟,上升如铁线蛇。冰谷四面,又登时满有红焰流动,……烧穿了我的衣裳……”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是“我”正在抗争的过程,抗争时,绝望再一次涌动,“火”如水般“流动”,最终将我燃烧。在燃烧中,我惊醒了“死火”,这些反常识、反常规的想象与描写传达着鲁迅独特的生命体验和矛盾而顽强的情绪,即身处人生逆境也永不沉沦。

  在对话中:“我原先被人遗弃在冰谷中…倘使你不给我温热,使我重行烧起,我不久就须灭亡。”“你的醒来,使我欢喜,我正在想着走出冰谷的方法;我愿意携带你去,使你永不冰结,永得燃烧。”这是鲁迅的热衷希望,并对“死火”的燃烧表示赞赏。同时,将“我”走出绝望冰谷的希望系在了“死火”身上,并让之永恒燃烧。但现实未必这样,走出,“死火”将烧完,不走出,“死火”将“冻灭”。最后依然决定与其坐着被动地被黑暗冻灭吞噬,不如迎着黑暗力跃燃烧做个顽强的勇士。

  鲁迅问其怎么办时,“死火”反问道,“你又怎么办呢?”“我说过了,我要走出这冰谷……。”“那我就不如烧完!”这是十分强硬的片段,也反映了鲁迅的坚决与执着。“死火”宁愿燃烧,也不愿冻死的精神是顽强的。同时也提醒了当时的青年人不要自甘堕落。

  《死火》中的冰谷象征着寒冽的旧社会,大石车象征着恶势力,“他忽而跃起……我终于碾死在车轮底下……我得意地笑着说……”这表现了鲁迅人生哲学的另一个侧面,即大无畏反抗绝望的英雄气慨和无私的自我牺牲精神。“死火”烧完冰谷,“我”与“死火”共赴希望,在追求中直至被碾死,却又得意的笑。这种对希望的追求,对“死亡”、绝望的反抗是冻灭不如燃烧的战斗精神,是正义坦荡君子的强力呼唤和铁骨性情!

  生命走向死亡的过程,人不能绝望,更不能在绝望中让灵魂丧失尊严。鲁迅的《死火》是一种死亡,又是一种生命。在死亡中抗争绝望,而抗争的生命或灵魂却是永恒。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baijia/708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