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信源文章网 > 爱情文章 >

坐长途汽车去结婚的女人

坐长途汽车去结婚的女人

  “我们家表弟昨天结婚的,唉,之前我姑妈家给了新娘家十五万彩礼,我以为新娘子很了不起呢!没有想到,那个女孩子既没有漂亮容貌,也没用多少修养。唉……”小丽在办公室里开始了今天的第一波讨论。

  “这有什么新奇的,现在的女孩子,找对象的第一条件不是人品和能力了,而是对方的经济条件如何,买不起房子或者是付不起首付的,都得靠边站。”小文也开始接腔了。

  李梅放下手中的笔,开始说道“这也很正常,在今天房价如此之高,而且男孩又是这么的多的情况下,女孩子有几个愿意吃苦啊?谁不愿意少受罪啊?别人一结婚就有房有车的,而自己若是找个男孩,家里穷得叮当响,两个人奋斗五年十年的才能付个首付,那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希望呢?又有几个女孩真正的愿意和男孩一起去奋斗?现在已经没有几个人相信爱情了。”李梅长叹了一声。

  “你说的也对啊,别说现在的人了,在过去不是也有这么一句‘贫贱夫妻百事哀’吗?文学大师鲁迅都说‘爱情是需要付丽的’。何况是今天的芸芸众生呢。”一直以文艺青年自居的晶晶似有感触的说道。

  “照你们这么说,穷人家的男孩都没有办法结婚了?或者是要晚婚了?这个世界是不是有点不公平了?”阿正说这句话的时候声调都有点上扬了。“那你们想想这些想要找个有钱人家的女孩子,家里就没有哥哥或者弟弟吗?那她们家的男孩子该怎么办呢?结婚不是要找一个自己爱的人吗?为什么到现在都变成了房子和票子呢?”

  “阿正,你还年轻,不懂,等你有中意的姑娘的时候,或者说等你开始准备结婚的时候,你就懂了,小愤青。”阿正身边的新宇以一个过来人的口吻告诉阿正。新宇谈了一个女朋友,都四五年了,两人感情也很好,而且也都过了晚婚的年龄了,可是到现在还没有走进民政局。

  “新宇,你那首付还差多少啊?差不都就去亲戚朋友那凑点,或者找个小点地方买一套也行阿啊。”李梅问了问新宇。

  “唉,别提房子,这个是我的敏感区。”新宇一脸无奈的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前,“啪”的一声坐了下去。

  “其实,女孩子有这样的要求也不过分啊,父母好不容易把自己拉扯大,还供应自己上大学,等到开始工作了,父母本可以享福了,你却拍拍屁股就把自己嫁了,父母没有享到任何福,反到还要为你贴嫁妆。那好划不来啊。哪个不想找个条件好点的呢。爱情是重要,但是爱情的保鲜期是多久呢?爱情能当饭吃吗?”说这话的是办公室里的唯一剩女小洁了。都快三十了,可是仍然待嫁闺中。

  “不是有电影叫《爱情饮水饱》吗?为什么你们不相信爱情呢?”刚刚才毕业的顾晓悦闪着一双大眼睛问道。

  “丫头,那是骗人的,都是上个世纪的童话了。小丫头,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醒醒!”小洁语气颇为不满的说着。

  “兰姐,你一直没有说话,说说你那光鲜靓丽的爱情史啊。总没有听你抱怨过,应该很幸福的,快告诉我们啊。”晓悦晃着可爱的脑袋,眨巴着她那明亮的眼睛。

  “我啊,没有什么可说的,都过去七八年了,你不提,我还真的有点想不起来了。”幽兰放下手中的笔,然后开始说道。

  “真的想听?很平淡的,和那么想的完全不一样的。”

  那个时候,我26岁,和他恋爱了两年,也到了结婚的年龄,可是外面没有钱,他家也没有。但是总不能因为这个不结婚啊。于是外面用了半个月的工资去照了结婚照,花了一个月的工资买了结婚的衣服,然后还花了半个月的工资,买了结婚用的糖果,烟酒和请帖,并自己订了酒店,酒宴是用收的礼金支付的。而这整个过程是没有他们家任何人参与的,全部是我们自己一手操办的。

  但是嫁女儿对我家而言,毕竟是大事情,所以我从老家出嫁的时候,家里摆了近30桌酒席,我父母是高兴的,但是也是悲伤的。高兴的是女儿要出嫁了,长大了,可是悲伤的是,他们的小棉袄从此要做别人家的媳妇了,不能再任性妄为了。当然更为悲伤的是,我结婚的时候,我丈夫家没有任何一个亲人到场,没有人对我父母说点什么,没有人对我家亲戚进行一点的礼数招待。甚至我们俩连车都没有请一辆,因为没有钱。

  你知道吗?我结婚的时间不知道按哪天来计算,我家是一天,等我们俩坐着长途汽车千里迢迢赶到他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恐怕天底下也只有我是这样的吧。

  很奇怪的是,那个时候,我居然没有任何的怨言,就这样接受了。

  我们的结婚,没有任何的仪式。没有现代的,更没有传统的,那个所谓的拜堂成亲在我这是那么的陌生。如果非要说仪式的话,就是我从我娘家出嫁的那天,按照我们家乡的规矩,在澡盆里放了许多的钱币,洗了一个澡吧。

  我父母心疼我,没有让我去祠堂辞别祖先,他们说这样就是说没有把我当成出嫁的女儿。而且临走的时候,我也没有在自己的鞋上面套上一双家里的鞋子,这些是说,免得把家里的灰尘带走了,而让娘家变得不富裕。

  我的父母心疼我出嫁得太过寒碜,所以这些对女儿该做的一切都没有让我做。如果硬说记忆深刻,恐怕就是这个吧。

  我结婚的费用都是自己的,是真正意义上的裸婚,我一个闺蜜送了我一套婚纱,但是它是露着脖子的,所以我买了一对银饰的耳环和一根项链,到现在还记得加一起两百块钱。

  可是,这么些年过去了,除了觉得有些遗憾外,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触。但是我特别怕参加别人的婚礼,那总会让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些,是你们小孩子无法理解的,也理解不了的。也许有缺憾会让人更珍惜,当然也许还会有其他,只是,社会变化如此复杂,谁会料想到将来呢?

  我无法评价现在的年轻人,这或许就是国情,每个人要求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我们无权过问和指责。

  “唉,太让人感动了,兰姐,你是外星球来的吗?不过,你现在也挺好的。”晓洁吸了吸自己的鼻子走开了。

  幽兰又拿起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笔,她陷入了沉思……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sxxyhbgc.com/aiqing/879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